當前位置:首頁 » 密碼管理 » 張學良訪問

張學良訪問

發布時間: 2022-06-24 06:00:59

『壹』 張學良怎麼會講英語呢

張學良的英語大家看過就懂了,是讓人寫在紙上照著念的,我猜還用中文標了音。左邊那塊紙念完了,轉頭念右邊的。從1分42秒開始,張學良開始說中文,那東北味兒,老純正了。但是不得不說,張學良的語言功底實在有點拿不出手啊。

後半部分是張學良一家打網球的場景,雖然此時張學良和趙四小姐已經是一見傾心,但他還是由原配於鳳至陪同出現,一家人面對鏡頭還顯得很生澀。

張學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4日),字漢卿,號毅庵,出生於遼寧鞍山台安縣,國民革命軍將領,中國近代著名愛國將領。

1920年畢業於東三省陸軍講武堂,先於奉系軍中擔任要職。「皇姑屯事件」之後,張學良繼任東北保安軍總司令,因主張抗日,反對內戰,同楊虎城一起發動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促成國共二次合作,後任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司令,西安事變後遭蔣介石父子長期軟禁。1990年,恢復人身自由。2001年10月14日,病逝於檀香山,享年101歲。

『貳』 生於光緒年間的她,今年已134歲,為何說他的長壽秘訣很多人學不來

如今科技水平越來越發達,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是蒸蒸日上。古時候有「人活七十古來稀」,現如今70歲甚至都算不上是中國人的人均壽命——據調查研究表明,截止2019年,中國國民的平均壽命達到77歲!古時候之所以人均壽命不長,主要是因為戰爭和生活水平的落後,但隨著百姓生活質量逐漸提升,一些所謂的「富貴病」也悄然而至。倘若長期飲食過於豐盛,而又缺乏相應的鍛煉,就有可能會增加一系列患病風險,如肥胖症、糖尿病、三高等等。古有秦始皇求靈丹妙葯企圖「長生不老」,而今也有不少人在尋求長壽秘訣,想要延年益壽。

結語:

無論如何,網路上的一句流行語點評得十分到位——開心地過是一天,煩惱地過也是一天,何必讓自己每天都在煩惱中度過呢?知足常樂是阿麗米旱老人生活的真實寫照,也值得我們每個人感悟和學習。

『叄』 世紀行過——張學良的背景資料

陳年酒香溢神州
七年前,郭冠英先生在台灣北投張學良的居所訪問了他,在家中訪問了三次,每次兩個半小時,第四次是在台灣世貿頂樓聚餐時做的兩個鍾頭的采訪;接著就按著張老先生口述中涉及的地點及人名逐一去大陸尋訪,長達40天;然後回台灣整理、剪輯精心製作出四集、長達4×53分的紀錄片《世紀行過》,分別是《白山黑水》、《國難家仇》、《西安事變》、《真自由》。本該在1993年製作完後即刻播出,可為何一拖就是七年?
「這真是一言難盡。」郭冠英先生打開了話匣子。原來這個節目的構思、促成、製作皆出自於郭先生,但那筆不小的製作費用(約新台幣480萬元)是由他的製作夥伴王念慈女士向一位有心人捐來的,因此播出的事就完全由王念慈去負責。王念慈一直認為該片應等到張學良百年之後播出,才會更有價值;對於王念慈的「固執」,郭冠英束手無策,加上後來張學良聽信傳言,誤以為小郭子要拿片子去牟取暴利,所以當時郭冠英也有些心灰意冷,對播出這個節目也沒有什麼驕傲感。郭後又出國多年,此事就擱淺了。但心裡總牽掛著,覺得應該向那個捐款人有所交待。捐款人並不在乎要有回報,但辛辛苦苦、費盡唇舌才拍到的獨家新聞那麼珍貴,為何要冷棄在一旁呢?這個想法也是導致郭先生第一次和張學良產生誤會的原因。這還是發生在拍《世紀行過》之前,日本NHK駐台灣記者通過熟人找到郭冠英,知道他有辦法找到張學良,並提出想訪問張學良,但郭冠英深知少帥是緘口的,更不願意接受媒體采訪,但抱著不妨一試的態度,誰知少帥竟爽快地答應接受日本NHK的采訪了,不知道他老人家那天是動了什麼玄機?
既然可以接受日本媒體的采訪,那為什麼不能接受《聯合報》、「中華電視」的采訪呢?郭不由分說,也向張學良提出了這項要求,而且還認為他既然有那麼高的采訪價值,又為什麼要白白便宜日本人?應該向他們收取正常的版權稅。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NHK駐台灣機構當地請的一個台灣人從中挑撥離間,告訴張學良的侄女說,郭冠英在外面打著張家的旗號到處要錢,結果傳到張學良耳中已面目全非,老人家自然十分不悅,一度與郭不和,弄得郭冠英喟然長嘆。
一直等待陳年好酒出窖的機遇。終於盼來了2000年,張學良真的百歲華誕。不好再往後拖延播映了,剛好王念慈也與TVBS談好了,終於在6月5日之夜,《世紀行過》在台灣與觀眾見面了,播出之後反響熱烈,接著鳳凰衛視又在7月初在香港通過衛星向泛亞地區轉播,才使得這瓶保存了七年的美酒得以香飄萬家。
熒屏內外的少帥傳奇
看過《世紀行過》紀錄片的朋友一定記得王一方這個人,沒有王一方,郭冠英也不會認識張學良。
王一方何許人也?他是王新衡之子,王新衡曾是當年國民黨軍統局派去西安的官員,才到西安沒一兩天,就趕上西安事變爆發了,但他私下與張學良交情不薄。到台灣後,兩家經常走動,張學良亦十分喜愛王新衡之子王一方。
王一方在1993年5月12日不幸遇難於台北的一場火災。但就在去世之前,與張學良、郭冠英、孫運?、梁肅戎、吳大猷、張捷遷、劉紹唐等在台北世貿頂樓上有一次聚餐,是郭冠英假東北同鄉的名義安排的。少帥那天談興很高,談了對蔣的看法。其實他對蔣介石評價並不高;其中還談到了與趙四如何相識、卜卦殺楊宇霆、「二二八」事件等,這些內容的大部分在紀錄片《世紀行過》中能看到,但有些內容郭冠英保留了,沒放到片中去。例如少帥談到蔣介石時有一段話:「王新衡曾跟我說,蔣先生不用人才,愛用奴才。」王一方一旁聽到了,馬上在郭冠英耳旁輕聲說道:「他說就他說嘛,引我爸爸做啥?」說罷兩人相視一笑。
席間,沒有趙四小姐作陪,張學良更加無拘無束,忽然跟郭冠英開玩笑:「小郭子,要是哪一天我們沒有錢用了,我就把我年輕時的艷史講給你聽,你寫了之後就拿去賣錢,到時我們就有錢花了。」滿座皆笑,過了一會兒他又打趣說:「我不能講給小郭子聽,說不定他真的拿去賣錢了。」郭冠英在旁忙接著說:「張伯伯,你不用擔心,我早就拿去賣錢了。」席間笑聲不斷,那是最成功的一次采訪。
最令郭冠英覺得可惜的是那段關於長征的談話在後期製作時被刪掉了。其中張學良談到中共長征對他震動很大,曾對其部將們訓話:「我們都是帶兵的人,誰能把軍隊帶成這個樣?不都帶沒了(指吃不了長征的苦)?為什麼他們(紅軍)能做到?」節目中只出現了這段,接下來張學良自答部分都剪掉了,張學良說:「那就是因為他們(紅軍)真有他的主義、思想,他們是一致的。而我們,則不過是混飯吃罷了。」張學良的這段話,正好說明了最初北伐為什麼能成功,紅軍後來為什麼能百死不折,以致最後取得勝利之因。
所以東北易幟之後,為了加強對官兵的黨化教育,張學良曾建議東北大學增開三民主義思想教育課程,然師資力量薄弱,只能從國民黨軍隊中挑選一些幹事來充當教員。當時東北大學代理校長寧恩承反對開設這門課程,他認為缺乏像樣的老師,那些幹事們多數不學無術,知識貧乏,當時還鬧了不少笑話。寧恩承先生講的這一段可惜也被剪掉了。
「松花江上」響起童真的歌聲
郭冠英先生是一直主張要張學良回東北看一看的,而且張學良曾親口跟他說:「想回東北看看的。」據最後一任保護張學良特勤組的隊長李振元說,原來1993年少帥是准備參加何世禮(原張學良的隨從官)的孫子在香港婚禮之後從香港回東北的,後因何世禮太太去世,其孫子的婚禮改在美國舉行而只好作罷,據少帥當年的解釋是怕回家鄉心情太激動,再加上趙四小姐常勸他,反正都成了基督徒,什麼事都看開了。
然而,為了整個紀錄片有個精彩的結尾,也為了再次撩起少帥的愛國思鄉之情,郭冠英匠心獨運,特地叫自己的孩子(一個12歲、一個10歲)學唱《松花江上》這首歌。這首歌很難唱,但兒女們都覺得義不容辭。到采訪少帥的最後一天,郭冠英帶著妻兒,捧了一大盆花到張家。那天,少帥為郭冠英的子女們題了「愛人如己」四個字,孩子們圍在張老身邊唱《松花江上》這支歌,少帥很興奮,並「嗯嗯」地和著旋律,這或許是少帥自幽禁以來第一次完整地聽到這首歌,而且是用稚嫩的童聲去敲打著一個已被戰鼓敲得耳聾了的中國老人的耳膜,或許敲打到了老人心裡最柔軟的那個部分,當天的采訪非常圓滿。
原來郭冠英是打算在片頭及結尾處的《松花江上》都用純真的童聲配音的,可最後製作公司還是改用了專業的男中音演唱,到底哪個效果好?各說各理。最可惜的還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被剪掉了,如果用來作節目的結尾就再好不過了。張學良說:「年輕人,不要自私,知道外患才知道你的國家,你能存在還是因為自己的國家,你看亡國奴,沒了國家多可憐。你看看人家強國人多厲害,要國家強,你要佔這個便宜,你自己要盡力量。」
在采訪過程始終,張學良一直說他最佩服的就是周恩來,周恩來一直想營救他,至死都念念不忘。在50年代周恩來亦託人傳話給蔣介石,要他不要殺張,「否則大家將來也不好見面」。同時,宋美齡、宋子文也一直護張,所以張一直未遭受到楊虎城那樣的不幸。其實,自蔣經國死後,張學良就已完全自由,他離台定居夏威夷,也不要台灣當局「批准」。郭冠英坦言,少帥其實是個隨心所欲、不太深思的人,他壞也壞在這一點上,所以外界人士不要再根據自己的主觀臆想,給少帥編一部政治上的《人間六月天》。(作者:王明青/轉自《新民周刊》)
《世紀行過———張學良傳》購播記實
西安事變主角、牽動著千萬人心的少帥張學良,在被蔣介石軟禁半個世紀之後,近年已自由自在地居於美國檀香山。但他大半個世紀仍未還鄉,近日雖已度過百歲,卻與白山黑水的東北故鄉仍天涯路遠。不過,最近,少帥的風采卻在香港鳳凰衛視開播邁向五周年之際,進入了千家萬戶,走進了數億觀眾的心坎。離鄉六十載的少帥,終於坐著「鳳凰」,回到神州大地。

『肆』 張學良以前被關閉的地方是哪裡

1936年 36歲 12月31日,軍法會審結果,張學良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剝奪公民權5年,他從宋子文公館移住南京中山門外孔祥熙公館。 1937年 37歲 1月4日,國民政府發布『特赦令』,但仍將張學良交軍事委員會嚴加管束。張從此開始幽居生涯。 1月13日,遷移浙江奉化溪口鎮雪竇山中國旅行社。 2月17日,致函於學忠,希望維護東北軍團結。 3月30日,於學忠到溪口見張。 冬,遷移安徽黃山「聽濤居」。十天後遷移江西萍鄉「絳園」。 1938年 38歲 1月,遷移湖南郴州蘇仙嶺。 3月,遷移湘西沅陵鳳凰山。 1939年 39歲 11月下旬,日軍進犯湖南,張又遷移貴州修文縣陽明洞。 1940年 40歲 2月,於鳳至因病赴美就醫,趙一荻由香港到陽明洞陪張幽居。 1941年 41歲 5月,張因患盲腸炎到貴州中央醫院做手術,出院後移住貴陽黔靈山麒麟洞。 1942年 42歲 2月,遷移貴州開陽縣劉育鄉。 1944年 44歲 春,移居距息蜂縣15華里的陽朗壩。 初冬,日軍進犯湘南,貴陽告急,張遷移黔北桐梓縣天門洞。 1945年 45歲 春,東北籍國民黨中央委員莫德惠到桐梓天門洞。 1946年 46歲 11月2日,遷移重慶戴笠公館。不久被騙到台灣新竹井上溫泉(也稱清泉)。 1947年 47歲 10月,保密局設計委員會主任張嚴佛奉命陪張居住數月。 是月,張治中夫婦到井上溫泉看望張學良。他托張治中向蔣介石提兩點要求:(一)恢復自由;(二)希望劉乙光搬出本該由他居住的房子。張治中的此次控訪引起蔣的不快。蔣介石手諭:「以後非經他批准,任何不人不得見張學良」。 1954年 54歲 5月下旬,在蔣介石官邸與蔣晤面。 1957年 57歲 9月,蔣介石70壽辰前夕,張學良託人送蔣一塊金錶,以示祝賀。蔣介石回贈一根拐仗,表示謝意。 1959 59歲 蔣介石下令解除對張學良的管束。張學良提出要在台北市郊自己蓋房。蔣經國表示贊成,並親自在台北市北投復興崗給張學良選擇地皮。 1961年 61歲 張學良新居落成後,蔣經國給張送了一套客房用的傢具。此房是棟兩層小樓,位於北投路70號。張學良自己買了一部二手福特汽車,可以自由進城拜訪張群、莫德惠老朋友。在台的親朋故舊偶爾也去看望他。 8月30日傍晚,張學良在寓所會見了他的長女張閭瑛及丈夫陶鵬飛教授。這是他25年來首閃見到他久別的女兒和他未曾謀面的女婿。 8月,周鯨文應台北「國民政府」之邀,出席陽明山座談會。經有關方面批准,前去會見分別25年的老朋友張學良。 1964年 64歲 7月4日,64歲的張學良與53歲的趙一荻正式結婚。他們經過20多年與世隔絕、相依為命的生活後,在台北杭州南路美國人吉米·愛爾竇的家中舉行婚禮。愛爾竇是張學良的老朋友,證婚人是年已百歲的陳維屏牧師。女方證婚人是黃仁霖。13人的來賓中有宋美齡、張群、王新衡、莫德惠、何世禮、馮庸等。 1966 66歲 7月,周鯨人又一次到台訪問張學良。這時張學良正在參加美國一家神學院的聖經函授學習,並著手翻譯一本有關基督教的書。精神更集中宗教了。 1971年 71歲 周鯨文再次訪張學良,被警察人員擋駕,說張先生旅遊去了。 1975年 75歲 4月5日,蔣介石在台北士林官邸去世。次日,張群電話告訴張學良。 4月8日,張學良和趙一荻前去弔唁,並送去自己題寫的輓聯:「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 ,宛若仇讎。」 1976年 76歲 張大千從巴西回台定居,在台北市郊外雙溪自建摩耶精舍。張學良與這位老朋友經常會晤。後來在張大千的提議下,張學良、張群、王新衡(監視張學良的特務,後來成為朋友),每月在摩耶精舍歡聚一次,人稱「三張一王團團會」。 蔣經國當上台灣「行政院長」後,張學良與蔣經國達成君子協定,每半年兩人會面一次。 1978年 78歲 蔣經國被選為台灣的「總統」,第一個打電話祝賀蔣經國的就是張學良。 1979年 79歲 10月5日(中秋節)下午,張學良應邀,到蔣經國官邸參加蔣經國夫婦舉行的中秋節茶話會。這時張學良在台北第一次露面。前去參加的還有張群、何應欽和張大千等。10月10日,參加「雙十節」慶祝大會,就座中央觀禮台上。 1980年 80歲 春,張學良的好友、前東北馮庸大學校長去世,張學良、趙一荻前去參加追思禮拜。 9月,四子閭琳到台北看望父母親張學良和趙一荻。 10月20日,張學良偕夫人由「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和副參謀長馬安瀾陪同,訪問金門,眺望大陸。 1981年 81歲 9月18日,到台北榮民總醫院看望齊世英。 1983年 83歲 4月2日,任張大千治喪委員會委員。 1984年 84歲 6月,張學良五弟張學林之女張閭蘅從香港到北京談商務時,受伯父之託特地看望呂正操,並介紹了張學良在台北的情況。 1985年 85歲 12月25日,看西安事變影片時,因心情激動沒看完就離去。 1986年 86歲 3月13日,張學良與趙一荻陪同張群游覽桃園龍潭小人國。 1987年初,張學良又托張閭蘅帶給呂正操詩作。 1988年 88歲 1月14,張學良到強北榮軍總醫院懷遠堂弔唁蔣經國,並向他這位老朋友深鞠躬。 3月4日,東北大學在美校友會邀張學良赴美參加東北大學建校65周年和張學良兼任校長60周年紀念會,由於台灣當局未予允准,未能成行。會後50多位學者和熱心人士聯署簽名,成立 了「爭取張學良將軍全面自由」執行委員會,並致函繼任「總統」李登輝。要求李作出答復。當局迫於無奈,讓有關人士「同張學良進行商討」,決定以發表公開信的方式處理這件事。是月26日,台灣各大報紙都在顯著位置登載了以張學良名義寫的公開信。 1989年 89歲 5月31日,張學良復函日本人池宮成晃:「華函奉悉,老配林下寒居,素不見來客,警請原宥。老朽年歲衰邁,目朦手軟,又乏記室,對於一般信件素不作復。感先生素昧平生,遠邦厚誼,破例勉為動筆,字跡草率,文句粗陋,先生當可見及矣。願上帝祝福!」 11月26日,張學良給居住上海的杜重遠夫人侯御之復信:「御之夫人惠鑒:11月10日來信及照片8張俱已收到,我十分欣慰。你辛苦扶養子女成人,仲(重)遠有知,當已含笑地下也。我也為你驕傲。我目力衰退,書寫費力,恕不多寫,願上帝祝福你!」 1990年 90歲 1月30日,於鳳至在美逝世,享年92歲。 6月1日,台灣各界人士慶祝張學良90華誕。 6月3日,是張學良90華誕。5月30日,鄧穎超特電祝賀。 5月末,張學良書寄呂正操《謁延平祠舊作》。 6月6日,東北大學校友會等在沈陽慶祝張學良將軍90華誕。 6月17日和8月3日,日本 NHK電視台采訪組三次訪問張學良。 2月16日,張學良復函沈陽張學良陳列館:「敬啟者:茲收到《張學良將軍》共五冊,十分感謝,專此萬事如意。 3月10日,張學良與夫人趙一荻赴美探親。 3月14日,張學良夫婦去了兒子張閭琳居住的洛杉磯。 4月10日,張學良單獨去到紐約。 4月17日,張學良在紐約公開露面。 6月25日,張學良結束了在美國105天的控親訪友和旅遊,從舊金山返回台北。 3月8日,國家教委正式批准東北大學復校。新的東北大學校名,由張學良題寫。 1997年 97歲 6月6日,在夏威夷會見了率團訪美的瀋陽市市長慕綏新。 2000年 100歲 6月,夏威夷時間22日上午11點11分,陪伴張學良將軍大半生,人稱「趙四小姐」的張學良夫人趙一荻女士,因肺炎及並發症,逝世於檀香山史特勞比醫院,享年88歲。張學良遽然痛失老伴十分傷痛,沉默不語地坐在輪椅上,淚水緩緩流下來。 2001年 101歲 10月15日,張學良將軍因病搶救無效在美國夏威夷逝世,享年一百○一歲。

『伍』 少帥電視劇里 邀請張學良去日本皇宮訪問 那座建築是那裡的

那是坐落在長春人民大街旁邊的牡丹園里的「鳴放宮」,原為1940年偽滿修建的神武殿,光復後改名為鳴放宮。

『陸』 張學良有回去新中國嗎

沒有回過新中國。

「西安事變」名將張學良自1949年被蔣介石帶往台灣後,再也沒有回過大陸。事實上張學良將軍非常希望在有生之年訪問北京和沈陽老家,並曾通過絕對信賴的密友穿針引線,眼看張學良將軍就要成行,可惜最後關頭出了問題,令張將軍抱憾終生。

1956年全國政協禮堂舉行西安事變20周年紀念大會,周恩來總理親自出席,王冀的父親也應邀參加。當時周總理稱張學良是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中國大陸對外開放,很歡迎回去走走。張的理由是:「李登輝准許他到美國來,他不能藉此機會就跑去大陸。這樣做對李登輝不好交待。」大陸去不成了,張學良也不想留在台灣,就申請前往美國。就此留下一生遺憾。

(6)張學良訪問擴展閱讀:

張學良返鄉心切,亦可由親近張的台方人士處得到驗證。如院士張捷遷1993年接受《明報月刊》采訪提到:「張老先生非常想念他的家鄉,願意在適當時候回去看看」。再如,張的口述史作者郭冠英也講:「張學良一直跟我說:『對東北想極了!很想回東北。『」其餘如祖炳明、張閭瑛等,所述大致相同。

張閭蘅也曾說,其實沒有別的原因,大伯很多事情都沒踩在點子上:當他想回大陸時,政治環境不允許,等環境允許了,又因為大媽的病情回不去。他們一直相依為命,他不可能撇下大媽一個人回大陸。張學良雖然終老海外,至死也沒有回到祖國大陸,但這位偉大的愛國者病逝以後,中共中央仍然給予他很高的評價。

『柒』 張學良為何去了美國而後又沒有回國

張學良為什麼已有了回鄉之便,卻又不肯返回祖國大陸?海內外媒體對此議論紛紜。香港《信報》記者以專訪的方式發表了一篇題為《張學良動向:先回台灣再作道理》的文章,其中說:「張學良以他的行動證明他為人重義,舍棄了從美國徑赴大陸,早日了卻掃祭亡父墓廬,並一償半個世紀多渴望親睹家鄉面貌的願望。……據接近少帥的人士透露,他這次在紐約與呂正操見面,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這次中共派呂正操到美參加為張祝壽,與張接觸,可謂高招。在呂正操向少帥表示大陸的人特別是東北家鄉的人都熱切歡迎少帥早日回去看看時,張學良心有難處地委婉謝絕了。他在紐約三個月的停留期間,外界(包括美國方面)都在注視他在中國統一、兩岸和談中會扮演什麼角色。可以看出,在紐約方面,美華協會發起為他隆重慶壽以前,他是避談統一的,即使接受記者訪問,也只談東北軍舊事。直到6月3日慶壽以後,公開露了面,而且與中共人士晤見。在6月13日接受記者采訪,被問到能夠替國家統一做什麼貢獻時,張學良微笑了一下說:『我現在是閑雲野鶴,我真能有什麼貢獻嗎?我還是那麼說,只要對國家民族有貢獻的事,我都願意去做。』張學良還告訴國民黨:『不要怕和共產黨談。』……」

正是由於張學良在第一次訪美後並沒如願返回他畢生翹首的祖國大陸,特別是事隔一年以後,當張學良再次離開台灣去夏威夷做永久性定居以後,各種有關他為什麼在晚年不回大陸的傳說和猜測,就有幾個不同版本在海內外的媒體上炒作。

是因生病不回大陸嗎

媒體認定的第一個理由是:張氏夫婦系因生病而失去了回大陸探親的機會。

不錯,張學良在晚年確曾染患過多種疾病。從1936年被蔣介石幽禁時起,直到1990年真正獲得了人身自由,漫長的歲月里張學良先後得過幾次重病:1944年抗戰期間,張學良曾在貴陽得過當時極為難以醫治的盲腸炎(即現在看來只是小手術的闌尾炎),後經手術治療,終於痊癒;第二次是1954年在台灣高雄,張學良患突發性咯血,病情危重,後經搶救得以脫險;第三次是1964年的腸胃綜合症,入台北榮民總醫院治療近半年,初時懷疑是腸癌,後經復查乃一般痢疾,不久即愈;第四次是1993年10月25日深夜張學良忽然頭疼難忍,猝然暈倒,被家人急送到榮民總醫院進行搶救。經主治醫師賴繼有等人的連夜搶救,認定張學良患有急性腦血腫,起因是張氏的第四腦室蛛網膜下腔出血。而且,由於病發突然,所以在他顱內已經造成了彌漫性血腫,病情相當危急。這是張學良晚年患染的最嚴重疾病。當時的張學良已屆93歲高齡,年齡較大,病情較危,且病變出現在顱腦的要害部位,因此榮民總醫院感到搶救的希望不大。誰也沒有想到,經過幾天的緊急搶救,張學良竟然奇跡般地得以生還,這在台灣腦外科不能說不是一個絕無僅有的特例。張學良非但沒有因為年紀過大而形成腦疝或死亡性休克,而且竟然在入院一個月後即得以康復出院,又像常人一樣在院落里散步了!顯而易見,他決非因為這場突發疾病而改變了回大陸探親的初衷。

1993年,當大陸和東南亞地區的媒介紛紛發文猜測張學良為什麼不回祖國大陸時,海外報刊的主要關注焦點大多在張學良是「因病」不能實現夙願上。其中一家有影響的華文報紙說:「近幾年來,張學良要返回東北老家探親的消息不少,然而,物換星移,時間流淌,至今仍未見張學良踏上回大陸的歸途。有的估計:張學良畢竟是年至93歲高齡的耋耄,可能身體欠佳,行動不便。有的猜測:張學良有過不參與政治的表示,可能是避政治之嫌,一再推遲赴大陸的行程。但是事實上這幾種猜測都缺少根據。」

據當時剛剛赴台灣面拜張學良的東北大學校長蔣仲樂先生說:「張學良仍然很想回大陸看看,尤其是對東北老家總是一往情深。但他近期不能回大陸,其中之原因,既不是有人說的身體欠佳,也不是有人猜測的張學良有意迴避政治的顧慮。最主要的原因是,跟隨他60多年的夫人趙一荻有病在身。總不能在夫人患病的時候自己一人去大陸吧。此乃人之常情。張學良與趙女士相濡以沫一生,形影不離。張學良想回大陸看看,肯定是希望偕夫人一起起程。」蔣仲樂在台灣還聽說張學良准備陪夫人到美國加州和夏威夷去治療和療養,那裡一些條件要比台灣好些。至於張學良什麼時候回大陸,他認為在當時情況下是很難有肯定的時間表的。

自然,另一種說法也難以成立,那就是日本記者野川在張學良第一次訪美回台後不久在日本《讀賣新聞》上撰文所說的「張學良有機會回大陸而不能回的原因,是他在美國紐約期間,被醫生查出左腳生了數枚阻礙他行走的骨刺」。

事實上,張學良腳生骨刺也確有其事,但不是在美國查出,而是1992年1月張學良回台後到榮民總醫院治療感冒時查出的。當時,醫生發現在他的右腳(而不是野川所說的左腳)小趾骨上生出了兩個小小的骨刺。他們認為這兩枚骨刺雖小,但必須馬上採取控制性治療,不然會發展到影響步行走路。後來,張學良在台灣一邊治療,一邊從北投舊宅搬到台北天母的一幢住宅樓里,以電梯上下代步,

『捌』 張學良為何去歐洲

鑒於熱河失守和張學良節制的湯玉麟臨陣脫逃,熱河屬於當時的東北四省之一。熱河失守,張學良只能寄人於籬下。張學良在巨大壓力下,遂在全國的報紙上作出檢討,並且宣布下野。

1933年4月11日,張學良、於鳳至、趙一荻和孩子們從上海出發,乘船前往義大利,開始了他們長達八個月的歐洲之旅。他在歐洲還贊助中國人參加了1936年的奧運會,還拜見了墨索里尼。張學良還想去蘇聯,蘇聯拒絕了他。主要理由是在日軍強占東三省的前提下,張學良訪問蘇聯可能帶來了很多蘇日之間的沖突。

當時的東北軍,於是都歸國民黨中央政府直接掌管了。可是東北軍終究是張家的部隊,蔣介石指揮得並不是十分順暢的。蔣介石不斷地想削弱東北軍的實力,於是就想把東北軍調到前線。這樣就才把張學良從國外請回來。

東北軍一直都是有家不能回,一直有寄人籬下的感覺。事實上,國民政府從來沒有停止對東北軍各方面的削弱。首先就是裁兵裁餉。在戰爭年代,打仗可都是需要白花花的錢,拉起一個隊伍也是一樣的。國民政府的做法很明顯,就是想不斷削弱地方的實力。
在他出國期間,他原先管轄的部隊在河北一帶。成為北平分委會代委員長,名義上管轄著東北軍。他在東北軍推行政訓制度,在東北軍普遍建立政訓處。各師或者各團均有政訓人員,均是非東北軍內部人員選派進來的。
並且,東北軍內部實行更加嚴格的考核制度。由軍分區組成的校閱會,對部隊的識字、教育等進行考核。同時也舉辦了各種形式的運動會。
王以哲在江西、南京等地接受了蔣介石的政教,然後在部隊中開始了為期一個星期的政教工作。王以哲講述了蔣介石在江西等圍剿紅軍等事情。
王以哲的六十七軍在北平一帶,何國柱的五十七軍在欒東,於學忠、萬福臨的東北軍在河北一帶。回國後,盡管張學良一直覺得很羞愧,但是東北軍的將領還是一直擁護張學良為領袖。

『玖』 張學良將軍1933年在歐洲的資料,照片

1933年3月12日,蔣介石致電張學良、何應欽稱:「漢兄離平時,代委員長職務准交敬之兄接代,以免職務中斷也。」張遵電正式將國民軍事委員會北平軍分會代理委員長職務交給何應欽。是日,偕夫人於鳳至及趙一荻、端納等從北平清河機場離平,當天下午抵達上海。出國前張學良決心戒毒,閉門謝客。並且撰戒毒條幅「陋習好改志為鑒,頑症難治心作醫。」
4月11日,由上海偕眷屬乘義大利郵輪起程出國。
4月上旬,致書東北軍將領及東北名流,勉勵他們要親如手足,患難與共,准備收復東北為最大責任。「武要保存東北軍實力,文要發展東北大學。」
5月4日,到達義大利布林迪西巷。當晚乘特別快車到達羅馬,投宿於「古蘭特」賓館。
5月8日,張學良得知馬佔山、李杜、蘇炳文由蘇經歐洲回國,便邀其到羅馬會晤。馬、李、蘇於是日抵羅馬謁張。
張贊揚馬等奮力抗日之精神,鼓勵他們回國後不忘國恥,繼續抗日斗爭。
5月12日,自義大利致書王樹翰稱:「現雖寄身海外,但有三事尚不敢忘:一曰國難,二曰家患,三曰家仇。」並附寄張在羅馬拍攝的照片一張。
5月26日,由羅馬致電萬福麟,勸告東北軍各將領,宜一致團結,服從蔣介石指揮,堅決抗日。
6月上旬,在羅馬期間,專心研究法西斯黨運動及組織,曾與意皇及首相墨索里尼晤談數次。還多次訪問意空軍司令部,考察其航空事業。
6月20日前後,張學良由羅馬經巴黎去倫敦。又飛回羅馬。
7月1日,東北軍將領電請張學良回國,張於是日復電稱:最近有令張學良回國之風說,但目下余正視察歐洲各地,至少3個月內,絕不能回國。
7月11日,在羅馬會見出席國際經濟會議後回國途中的中國代表宋子文,交換對國內局勢意見。
7月14日,出席墨索里尼歡迎宋子文的宴會。
7月22日,張學良從義大利米蘭飛抵巴黎,法國總理達拉迪派代表歡迎。顧維鈞亦到機場歡迎。並在巴黎會晤法國航空部長柯特,參觀法國航空事業。
7月30日,攜家屬再次飛抵倫敦,次日赴金斯頓奧克爾飛機製造所參觀,還參觀了當地的軍需品製造工廠。
8月10日,赴朴茨茅斯參觀朴茨斯造船廠。海軍司令在官舍設宴款待。張還在航空母艦上詳細參觀海軍每周之操演,至晚始返倫敦。
8月下旬,在倫敦對路透社記者談話:此行頗有利,現時余重得較離中國時增重28磅,且身體較前健壯。蔣介石致電張學良,請張統率東北軍移駐新疆。張回電稱:移駐新疆,雖無異議,但需查後再作答,於是張電羅文干赴新疆實地考察。此計劃後因汪精衛、胡漢民等反對,加之此時張學良回國會對已見好轉之中日關系不利,故蔣又的拒絕回國。
9月10日,張學良赴德國柏林考察訪問。
9月下旬,張學良與中國軍事代表團團長陳策赴德國德尼司登陸軍學校參觀,並檢閱該校學員。
10月1日,抵達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謁見古斯達阿克五世皇帝,並出席阿德無殿下之午宴。
10月2號,考察「二福斯」兵工廠,「芬斯歐克」造約廠,同日飛倫敦。
10月14日,飛芬蘭訪問,訪問芬蘭後本擬訪問蘇聯,經聯系,因蘇不予接待而作罷。在結束對芬蘭訪問後,仍飛回倫敦。
11月28日,張學良在倫敦對新聞記者談話:余之歸國全因個人私事。原本擬訪問蘇俄後由西伯利亞歸國,現已終止此議,改經由法、意各國直達上海。
11月下旬,在「福建事變」發生後,有人勸告東北軍加入反蔣斗爭,而蔣介石又想調東北軍入閩「平亂」,於是東北軍將領致電張學良,報告閩變後的國內形勢,「務必立即返回」。
12月1日,張學良由倫敦飛巴黎。他對人說,余此次抵巴黎,只是經過,無訪問巴黎以外地方之計劃。
12月8日,謁見墨索里尼辭行。墨索里尼親自授予張學良意皇之大十字勛章。
12月9日,預定15日乘由威尼斯啟航之昆特帕爾特號輪船回國。並電告萬福麟等東北軍將領及在香港的胡漢民。15日偕秘書沈同祖及翻譯等起程回國。
12月23日,歡迎張學良委員會在上海成立。高紀毅、榮臻、富雙英等人24日經津赴滬。萬福麟、王以哲、王樹常等東北軍將領25日聚議於萬家,先謀東北軍之團結,向中央請願,請必命張學良為東北軍統帥。

『拾』 張學良晚年重獲自由,後去美國卻過上奢侈生活,他的錢從哪來

張學良晚年重獲自由,後去美國卻過上奢侈生活,他的錢大部分是妻子於鳳至在美國經商賺取的,然後留給了他。

盡管張學良被捕五十年是艱難的,但容忍蔣介石的富有同情心的態度。在始終自信的趙四的陪伴下,他為自己的孤獨生活帶來了很多安慰。在那段時間里,他的原妻子於鳳芝去了美國,與丈夫一起離開美國,直到病情加重後才離開美國。江蘇鄂良在過去的50年中已返回台灣,直到20世紀末蔣介石的兒子蔣介石去世後,江蘇梁才恢復了自由。

張學良雖被軟禁半世紀但依舊能在晚年過著奢侈的生活,不可謂不幸運了,這個人物在中國乃至世界都是非常有名的人物,他就是」張大帥「。

熱點內容
android嵌入式開發教程 發布:2022-08-08 08:59:57 瀏覽:504
源腳本 發布:2022-08-08 08:58:14 瀏覽:728
ftp允許匿名登錄 發布:2022-08-08 08:58:03 瀏覽:683
虛擬存儲器的實現原理 發布:2022-08-08 08:56:45 瀏覽:742
魔域任務十五星腳本 發布:2022-08-08 08:55:50 瀏覽:750
php統計人數 發布:2022-08-08 08:55:36 瀏覽:300
dnf單機版怎麼登錄伺服器 發布:2022-08-08 08:52:46 瀏覽:334
奧迪a3買什麼配置好 發布:2022-08-08 08:48:18 瀏覽:308
錄音自動上傳 發布:2022-08-08 08:47:11 瀏覽:229
考試用腳本 發布:2022-08-08 08:46:56 瀏覽: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