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編程軟體 » 現代漢語詞典的編譯

現代漢語詞典的編譯

發布時間: 2022-11-30 08:09:49

Ⅰ 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的內容簡介

《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的修訂堅持以學術研究為先導,注重修訂工作的科學性、系統性。從收字、收詞、釋義、配例等各個環節設立了相關的十幾個專題,並逐一進行調查研究。修訂時充分利用各類語料庫選收或檢驗新詞、新義和新的用法,力求反映近些年來詞彙發展的新面貌和相關研究的新成果。遵循促進現代漢語規范化的一貫宗旨,除全面正確貫徹以往國家有關語言文字和科學技術等方面的規范和標准外,還注意吸收和反映近些年來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組織專家學者制定、修訂的有關字形、字音等方面的規范標準的最新成果。《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修訂,著名語言學家、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文學哲學學部主任江藍生主持修訂。由商務印書館2012年6月出版。

Ⅱ 現代漢語詞典第六套編者是准

    《現代漢語詞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寫,著名語言學家呂叔湘、丁聲樹先生主持編寫工作。
    第6版修訂工作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學部委員、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江藍生研究員主持,晁繼周、韓敬體、譚景春、程榮、李志江等學者都參加修訂,曹先擢、陸儉明、沈家煊、蘇寶榮、蘇培成、王寧、張博、張志毅、周明鑒等著名專家審訂。

Ⅲ 什麼是現代漢語詞典

《現代漢語詞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部普通話詞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寫,其編輯主任是呂叔湘和丁聲樹,商務印書館出版,在中國大陸語言界具權威地位。詞典的重點放在現代常用的漢語詞語,也會為字作解釋。編寫過程會加入新的詞彙並且把不常用的詞彙淘汰。

詳細參考這里http://ke..com/view/98457.htm?fr=ala0_1_1

Ⅳ 現代漢語詞典是誰編寫的

《現代漢語詞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編纂,著名語言學家呂叔湘、丁聲樹曾先後主持工作,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書名題簽由郭沫若先生完成。
詞典1956年由國家立項,1958年6月正式開編,1960年印出「試印本」徵求意見,1965年印出「試用本」送審稿,1973年內部發行,1978年正式發行第一版。
2012年,經過2008年開始的第五次修訂工作,《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出版。
《現代漢語詞典》是我國第一部規范性的語文詞典。這部詞典以規范性、科學性和實用性為主要特點,在社會主義文化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深受廣大讀者歡迎,在海內外享有很高聲譽,先後榮獲國家圖書獎、中國社會科學院優秀科研成果獎和國家辭書獎。

Ⅳ 現代漢語詞典的編纂歷史

20世紀五十年代,中國出版的詞典都是用淺近的文言釋義的,脫離了大眾的口語實際。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在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中,責成中國科學院語言研究所 ( 即今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 ) 編寫以確定詞彙規范為目的的中型現代漢語詞典。
1958年6月《現代漢語詞典》正式開編。
1956年7月,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新華辭書室、文字改革委下屬的中國大辭典編輯處共同組成了《現代漢語詞典》編輯室。編輯室遇到的最大難題是,沒有任何同類詞典可以參考,一切從零開始。
正式編寫之前,編輯室從1958年到1959年間進行了資料收集工作,從能夠取得的國內外現代漢語書籍、報刊、雜志等資料中勾建詞彙,每個詞都單獨記錄在卡片上,最終收集到70多萬張卡片,加上新華辭書室編寫《新華字典》時的30多萬張卡片,《現代漢語詞典》的編寫便建立在100多萬張卡片的基礎上。
由於《現代漢語詞典》任務緊急,1960年的試印本採取了定稿一部分、印刷一部分的方式,印製了1000本,分送各大中學校、研究所修改審定。從1961年開始,各地的審定意見陸續反饋回來,編輯室經過兩年多的修訂,1964年試用本定稿,1965年,試用本出版。但接下去的10年卻成為《現代漢語詞典》的噩夢。
1966年,《現代漢語詞典》繼續進行修改,修訂的書稿送到了商務印書館,可是在出版社審稿過程中,「文化大革命」開始,有關工作被迫停止。1970年,詞典編輯室人員隨語言研究所下放河南省息縣「五七幹校」,1972年才回到北京。
1973年,《現代漢語詞典》試用本內部發行。
1975年5月,國家出版局和教育部在召開的一次會議中決定,由語言研究所成立「三結合修訂組」修訂《現代漢語詞典》。
1975年8月,《現代漢語詞典》修訂工作開始。10月底,陝西韓城燎原煤礦9名工人來到語言所,12月,北京無線電聯合廠的10名工人加入,1976年2月,修訂組又增加了北京軍區政治部3名人員。
50多人的「三結合修訂組」基本無法工作,代表提出了很多讓研究員們哭笑不得的意見,比如,建議「山盟海誓」的例句為:「我們跟毛主席山盟海誓」。無線電廠的工人師傅要求增加這樣的例句:學毛選、抓實踐、早起點、晚睡點、茶餘飯後多學點,因為「這是我們經常說的」。
「三結合」讓《現代漢語詞典》的修訂受到極大幹擾,1976年「四人幫」垮台,1977年春,「三結合修訂組」的工人、解放軍人員撤離語言所,詞典編輯室不得不花了近一年時間重新修改整理書稿,努力消除極左帶來的影響。1978年12月,《現代漢語詞典》終於正式出版。
《現代漢語詞典》發行不久,編輯室便發現,詞典仍有一些「文革」遺留問題,有必要盡快進行修訂。1983年,《現代漢語詞典》推出第二版,也被稱為「重排本」。
從1993年開始,《現代漢語詞典》進入第二次修訂工作,此後19年間歷經4次修訂。 1958年初《現代漢語詞典》正式開編。
1978年,《現代漢語詞典》第一版出版,收詞5.6萬條,定價4.50元。
1983年,《現代漢語詞典》第二版面世,收詞5.6萬條,定價5.50元;
1996年,《現代漢語詞典》第三版出版,收詞6.1萬,定價55.00元;
2002年,《現代漢語詞典》第四版,亦即第三版的增補本面世,收詞6.1萬,定價60.00元。
2005年,《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出版,這次修訂從1999年開始,歷時6年,共收詞6.5萬,定價68.00元。
2012年,經過2008年開始的第五次修訂工作,《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出版,收詞6.9萬,定價95.00元。 1974年,「批林批孔」運動開始。陝西韓城縣燎原煤礦的7名工人貼出一張名為《客觀主義對誰有利》的大字報,消息很快傳到北京,姚文元批示:值得注意,問題很突出。
這輪針對《現代漢語詞典》的批判十分猛烈,詞典被稱為「封、資、修的大雜燴」,「它的出版同我國當前深入發展的大好革命形勢十分不協調,甚至可以說,在同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批林批孔』運動唱反調。」
以「虞斌」的《評<現代漢語詞典>重印本》一文為例,在該文章中,《現代漢語詞典》可謂「劣跡斑斑」:「《現代漢語詞典》首先吹捧孔老二是『聖人』,一提起『經典』, 第一個抬出來的就是『儒家經典』,然後講到宗教經典,就是不講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是經典。」最後,該文對《現代漢語詞典》蓋棺定論道:「聯繫到全書中沒有見到一個歌頌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例句,我們完全可以認為,收詞上的這種表現是一種反動的政治傾向。」
在猛烈的批判下,《現代漢語詞典》被要求銷毀,在商務印書館陳原的周旋下,詞典才躲過灰飛煙滅的劫難。

Ⅵ 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的介紹

《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是2012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圖書,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該詞典自1978年正式出版以來,先後經歷了5次修訂。該詞典迄今已印刷400多次,發行5000萬冊,先後榮獲國家圖書獎、國家辭書獎、中國出版政府獎等多個獎項。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本次修訂主持人之一江藍生介紹說,第6版修訂遵循《現代漢語詞典》引導規范的一貫宗旨,在全面正確貫徹以往國家有關語言文字和科學技術等方面的規范和標準的同時,還注意吸收和反映近些年來國家語委組織專家學者制定、修訂的有關字形、字音等方面的規范標準的最新成果;除了常規性的增、刪、改外,還對一些以往歷次修訂尚未觸及的問題進行了系統的調查研究和處理。

Ⅶ 現代漢語詞典一共有幾部

版 本 推出時間 收 詞
第1版 1978年 5.6萬條
第2版 1983年 5.6萬條
第3版 1996年 6萬條
第4版 2002年 6.1萬條
第5版 2005年7月26日 6.5萬條
原版所收詞目,包括字、詞、片語、熟語、成語等共五萬六千餘條。2005年的修訂從1999年開始,歷時6年,是歷次修訂中修訂幅度最大的一次。第5版共收字、詞、片語、成語和其他熟語65000餘條,基本上反映了當前現代漢語詞彙的面貌,能夠滿足讀者查考的需要,這次修訂重點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增收新詞。在1996年修訂本的基礎上共增收新詞語6000餘條,范圍涉及語文、政治、社會生活、科學技術等諸方面。增收新詞堅持既慎重又積極的原則,把已經在社會上廣泛使用的或有影響力、有生命力的新詞語及時收進詞典。比如「體認」、「願景」、「和諧社會」、「丁克家庭」 等都已收入。尤其從「體認」、「願景」的收入,我們更可以窺見編者積極的態度。這兩個詞,出現在今年4月胡錦濤總書記和連戰先生會談的新聞公報中,見諸媒體已是4月30日,而《現漢》第五版開印時間是5月2日。盡管如此,編者還是趕在開印前,把這兩個「一夜走紅」的詞收進了詞典。此外,它還收錄了一些音譯詞語,如「獵頭」等。當然,烽火獵聘公司認為獵頭的本意用「高級人才尋訪」更符合實際。

二、刪減舊詞。共刪減舊詞約2000餘條。原則是刪去那些過於古的、舊的、偏的和「方」的詞語。包括純文言詞,使用地區狹窄的方言次,過時的音譯詞,反映過時的事物、現在已經不再使用的詞等幾個方面。例如方言「撒丫子(放開腳步跑)」。

三、修改釋義和例句。對釋義、例句逐條作審查,對一些條目作必要的修改。主要包括三種情況,詞義發生變化、詞義所反映的客觀事物發生了變化、原來的釋義不夠准確或完善。例如「淘汰」,原注為「去壞的留好的;去掉不合適的,留下適合的」,這個釋義中的「留好的、留下適合的」都是羨余成分,現在修改為「在選擇中去除(不好的或不合適的)」,更加准確了。

四、全面標注詞類。呂叔湘先生主編《現漢》時,想區別單字能不能用,也就是分別詞和非詞,為此標注詞類,但一直沒做成。這次修訂,後繼者完成了他的心願。比較細致地區分了詞與非詞,對詞類作了比較精細和系統的標注。

《現代漢語詞典》是由國務院下達編寫指示,由國家級學術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編寫的以推廣普通話、促進現代漢語規范化為宗旨的工具書,是我國第一部規范型現代漢語詞典,其權威性、科學性至今無出其右。它的兩任主編呂叔湘和丁聲樹,皆為享譽中外的語言學家,它的審訂人員均為國內一流的專家和學者。《現代漢語詞典》1956年由國家立項,1958年6月正式開編,1960年印出「試印本」徵求意見,1965年印出「試用本」送審稿,1973年內部發行,1978年第1版,1983年第2版,1996年第3版,2002年第4版,2005年第5版。五十年來根據語言發展變化和國家頒布的新的語文規范不斷精雕細琢,與時俱進,至今已印行4000多萬冊,深受海內外讀者的歡迎。曾經榮獲第一屆國家圖書獎,第二屆國家辭書獎,國家社會科學類著作最高獎 ——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獎一等獎。

《現代漢語詞典》總結了20世紀以來中國白話文運動的成果,第一次以詞典的形式結束了漢語長期以來書面語和口語分離的局面,第一次對現代漢語進行了全面規范。《現代漢語詞典》在辭書理論、編纂水平、編校質量上都達到了一個新高度,是辭書編纂出版的典範之作。它的發行量之大,應用面之廣,為世界辭書史上所罕見;它對現代漢語的統一與規范,對研究、學習與正確應用現代漢語,對擴大我國與世界各民族的交往,都有著重要的影響。

《現代漢語詞典》的權威性主要源於它擁有兩位學術成就極為卓越的主編、國內頂尖水平的審訂者。

它的兩任主編呂叔湘先生和丁聲樹先生均為享譽中外的語言學家,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學部委員,在普通語言學、漢語語法、文字改革、音韻、訓詁、語法、方言、詞典編纂、古籍整理等眾多領域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呂先生主持《現代漢語詞典》編纂工作四年多,確定了編寫細則,完成了「試印本」,為《現代漢語詞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丁先生主持《現代漢語詞典》編輯定稿工作十幾年,在「試印本」的基礎上,對詞典字斟句酌,苦心孤詣地進行修改、完善,將其全部身心都獻給了這部詞典。

它的審訂人員均為國內頂尖水平的語文大家。如王力,北京大學教授,其《漢語史稿》《中國現代語法》等早已成為語言學經典,煌煌巨著《王力文集》二十卷奠定了其語言學一代宗師的地位;黎錦熙,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曾任中國大辭典編纂處總主任,主編有民國時期影響很大的《國語辭典》等,其名作《新著國語文法》曾影響了好幾代語言學者;魏建功,北京大學教授,曾兼任新華辭書社社長,主編我國第一部新型的規范性字典《新華字典》,在音韻、文字和古籍整理方面貢獻卓著。其他如陸志韋、李榮、陸宗達、葉籟士、葉聖陶、周定一、周祖謨、石明遠、周浩然、朱文叔等,2005年第5版的審訂委員曹先擢、晁繼周、陳原、董琨、韓敬體、胡明揚、江藍生、劉慶隆、陸儉明、陸尊梧、沈家煊、蘇培成、王寧、徐樞、周明鑒等,都是造詣很深的語言學和辭書學權威專家。

正是由於有呂叔湘、丁聲樹兩位先生的先後主持,有一批具有頂尖水平的語文大家進行審訂,貢獻才智,《現代漢語詞典》的整體水平才能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在收詞、注音、釋義、用例等方面,都取得突出的、開創性的成就。

Ⅷ 現代漢語反義詞詞典的編書過程

本書收反義詞六千組左右,選定詞條很鄭重。初選之後,即向中、小學教師和大專院校專家徵求意見。廣大語文同志都熱情關懷和支持,並提了好多寶貴的意見。尤其中、小學教師,他們對《詞典》的編寫特別關心,並希望能早日問世。可以說,詞條的選定有廣大語文工作者的辛勤,這當然對「避免臆測的失誤」是有很大作用的。
編寫過程中,在內容和體例上作過多次討論,參閱過中學課本、小學課本,英、日反義詞詞典,以及其他的資料,鄭重選取、鄭重審核。在正、反詞條對應上,以准確性為重心,注意到詞性、風格、色彩的相對應;在釋義上,主要參照《現代漢語詞典》,力求做到與該詞典基本一致;在選例上,特別注意例句的規范性、通俗性、穩定性。這書曾四易其稿,主要就是在正、反詞的推敲和例句選擇上多費斟酌,每個例句(有的例子是片語)都是照應到正、反兩方面。工作是艱辛的。

Ⅸ 國家為何要編撰現代漢語詞典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在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中,責成中國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編寫以確定語音規范為目的的普通話正音詞典和以確定詞彙規范為目的的中型現代漢語詞典。從此,我國語言文字工作者開始了編纂《現代漢語詞典》的浩繁工程。 語言是在不斷發展的,是與時俱進的。隨著時代的發展,語言也有了很大的發展,一些詞語已失去了生命力,在生活中不再為人們所使用;一些詞語,已不再具有原有的意思,詞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一些新創的、鮮活的,具有生命力的詞語大量在涌現出來。所以需要重新編撰現代漢語詞典。

熱點內容
刷榜腳本 發布:2023-02-02 06:27:52 瀏覽:539
nm編程 發布:2023-02-02 06:24:49 瀏覽:920
學那些編程 發布:2023-02-02 06:24:40 瀏覽:531
sql2000sa密碼修改 發布:2023-02-02 06:19:30 瀏覽:736
apex為什麼一直啟動伺服器 發布:2023-02-02 06:14:13 瀏覽:577
石家莊漫咖啡無線密碼多少 發布:2023-02-02 06:12:37 瀏覽:298
對象存儲備份代碼 發布:2023-02-02 06:11:38 瀏覽:596
銀河戰艦怎麼存儲資源 發布:2023-02-02 06:10:52 瀏覽:875
水密碼護膚品適合什麼年齡段 發布:2023-02-02 06:08:58 瀏覽:241
汽車保險如何配置好 發布:2023-02-02 06:07:45 瀏覽: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