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密碼管理 » 玫瑰密碼筒如何製作

玫瑰密碼筒如何製作

發布時間: 2024-06-13 13:32:13

① 杈捐姮濂囧瘑鐮佺瓛鎬庝箞鐜╂墠濂界帺錛熸庝箞璁劇疆瀵嗙爜錛

杈捐姮濂囧瘑鐮佺瓛

杈韭瘋姮濂囧瘑鐮佺瓛鏄銆婅揪路鑺濂囧瘑鐮併嬩腑鏍規嵁杈韭瘋姮濂囨墜紼垮嶅埗鍑烘潵鐨勩
鍏墮犲瀷涔嬪彜鍏革紝鍐呮兜鐫鏂囪壓澶嶅叴鐗硅川錛岃捐′箣浼橀泤錛岀﹀悎杈韭瘋姮濂囩殑鐫挎櫤椋庢牸銆傛寜鐓ф晠浜嬫儏鑺傦紝瀵嗙爜絳掗噷鈃忓尶鐫鍏充簬閮囧北闅愪慨浼氫箖鑷蟲暣涓鍩虹潱鏁欐渶澶х樺瘑鐨勭焊鍗楓
瑕佹墦寮瀵嗙爜絳掞紝蹇呴』瑙e紑涓涓浜斾綅鏁扮殑瀵嗙爜銆傚瘑鐮佺瓛涓婃湁5涓杞鐩橈紝姣忎釜杞鐩樹笂鏈26涓瀛楁瘝錛屽彲鑳戒綔涓哄瘑鐮佺殑鎺掑垪緇勫悎澶氳揪11881376縐嶃
鍦ㄧ數褰便婅揪路鑺濂囧瘑鐮併嬩腑錛岃揪路鑺濂囧瘑鐮佺瓛鐨勫瘑鐮佷負 Sofia錛堝コ涓昏掔儲鑿茬殑鍚嶅瓧錛屽彜鏂囨櫤鎱э級銆乤pple錛堝叾鐩鐨勬槸涓轟簡綰蹇佃嫳鍥界戝﹀惰壘钀ㄥ厠路鐗涢】鏄鍥犱負鑻規灉鎵嶅彂鐜頒竾鏈夊紩鍔涚殑銆傦級

鍙浠ョ敤鍙屽瘑鐮佸彔鎷礆紝鍗婃寕寮忕煝閲忓姏鏉嗭紝鍏朵粬鏉愭枡闅忎究鎵炬媺

② 誰知道《達芬奇密碼》中關於密碼紙的那段描述,還有那種字母破譯法

第七十一章"獵鷹者"號騰空而起,向英格蘭方向飛去。蘭登小心翼翼地將紫檀木盒子從膝蓋上舉起來。剛才飛機起飛時,他就一直把它放在膝蓋上,保護著它。他把盒子放到桌上,他才察覺到索菲與提彬都滿懷期待地俯過身來。

蘭登揭開蓋子,把盒子打開,他沒把注意力放到密碼盒的標有字母的刻度盤上,而是集中到盒蓋下側的小洞上。他用鋼筆尖非常謹慎地移開頂部的玫瑰鑲嵌物,露出了下面的文字。這可是秘密啊,他沉吟道。他希望如果再把這段文字看上一眼,就能使他豁然開朗。蘭登幾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研究這段怪異的文字。

(圖1)

過了好幾秒鍾,蘭登覺得原先的困擾又重新浮上了水面。"雷爵士,我怎麼連一個字也不認識啊。"索菲坐在桌子對面,她坐著的地方是看不到那段文字的,但是蘭登不能馬上把那段文字辨認出來,這還是令她大為驚訝。我祖父使用的語言就這么難懂?連符號學專家也不能辨認出來?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根本不應該對此大驚小怪。雅克。索尼埃向他的孫女隱瞞秘密,又不是一兩次了。

雷。提彬坐在索菲的對面,感到人都快爆炸了。他急於想看看那段文字,由於激動,他全身顫抖起來。他俯過身,努力想看看蘭登旁邊都有些什麼東西,但後者仍然貓著腰趴在盒子上。

"我搞不懂。"蘭登目光專注地嘀咕著:"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閃族語,但現在我不太肯定了,因為大多數早期閃族語都有聶庫多字元,但這個沒有。""可能是很古老的吧。"提彬在一邊提醒他。

"聶庫多字元?"索菲問道。

提彬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那個盒子。

"大多數現代閃族語字母中沒有母音,而用聶庫多字元--在輔音字母下面或者中間畫上一些很小的圓點和短線條--來標明與它們相對應的母音符號。站在歷史的角度上看,聶庫多字元是一種對語言的相對先進的補充。"蘭登的身子還俯在那手跡上。"莫非是西班牙系猶太人直譯過來的文字--?"

提彬再也受不了了,他大聲叫嚷起來:"或許如果是我……"他伸出手來,一把將盒子從蘭登身邊挪開,往自己身邊拉了過去。誠然,蘭登對那些正兒八經的歷史陳跡--比如古希臘語、拉丁語還有羅曼史(即傳奇文學)什麼的--頗有研究,然而提彬只消飛快的看上一眼,便對這種文字有所了解。他覺得這些文字看起來更特別,也許是拉希手跡,或者是頂部帶花冠的花蕊。

提彬深吸了一口氣,他貪婪的注視著雕刻在盒子上的刻圖。很長時間一句話也沒有說。隨著時光的流逝,提彬覺得信心逐漸消失了。"太讓我吃驚了,這種文字我竟然似乎從沒有看過。"蘭登頹然地倒了下去。

"我可以看看嗎?"索菲問道。

提彬假裝沒有聽見。"羅伯特,剛才你不是說你以前好像在哪裡見過類似的東西嗎?"

蘭登頗為為難。"我以為是這樣的,可我不敢肯定,不過我總覺得這手稿很眼熟的。"

"雷爵士,我可以看看我祖父的盒子嗎?"索菲又問了一遍,似乎對將她冷落在一邊而感到很不高興。

"親愛的,當然可以。"提彬說著,便把盒子推給了她。他的語氣里並沒有輕慢的意思,然而索菲。奈芙已經多年沒有重操舊業了。如果連英國皇家歷史學家以及哈佛大學畢業的符號學家都不能識別這種文字,那麼--"啊。"索菲打量了盒子一會,叫道:"我本來應該猜到的。"

提彬與蘭登齊刷刷的轉過身來,直盯著她。

"快說,你猜到啥?"提彬開口問道。

索菲聳了聳肩,說:"我還以為是我祖父原本應該採用的文字呢。"

"你是說你能看懂?"提彬喊了起來。

"這很容易。"索菲歡快的叫著,很明顯她正沾沾自喜。"我六歲時祖父就教我這種文字了,我熟練的很呢。"她從桌子對面趴下身來,以一種警告的眼神定定的注視著提彬:"閣下,坦率地說,虧你對女王陛下還這么忠誠,你竟然沒把它認出來,我真感到驚奇。"蘭登像閃電一樣很快地明白過來。

他媽的怪不得字跡看起來這么熟悉。

幾年前,蘭登參加了在哈佛大學的霍格博物館舉行的一次活動。比爾。蓋茨,一位中途從哈佛大學輟學的學生,回到他的母校,將他購得的極其昂貴的寶貝--最近他從阿曼德。哈默藝術博物館舉行的拍賣會上競拍得到的18 幅畫稿--借給該博物館。

他競拍到的價格高的驚人--達30,800,800 美元。

而這些畫稿的作者,就是列昂納多。達。芬奇。

這18 由列昂納多創作的、以它們的主人萊斯特伯爵命名的、如今被世人稱做萊斯特抄本的畫稿,是至今尚存的列昂納多最具魅力的筆記的一部分:他的隨筆和繪畫勾勒出了他在天文學、地質學、考古學以及水文學方面的進步理論的大致輪廓。

蘭登不會忘記他在排隊後終於見到那堪稱稀世珍品的羊皮紙畫稿時所作出的反應。他心裡別提有多失望。這些畫稿實在令人難以理解。盡管它們保存完好,並以特別清秀的書法寫就--是以粉紅色的墨水在米色布紙上畫成的--該抄本看起來仍然像是胡言亂語。

最初蘭登還以為他看不懂達。芬奇的筆記是因為他使用的是已經過時的義大利語。但經過進一步的仔細研究,他意識到他不但連一個義大利語單詞都不認識,甚至連一個字母都不認識。

"先生,你先試試這個。"展覽台前的女講解員低聲說道。她朝一面附在被鏈子套住的展覽物上的鏡子做了個手勢。蘭登將鏡子撿了起來,用它來研究那些難懂的文字。

很快他便弄清楚了。

蘭登一直特別渴望能夠拜讀一些偉大思想家的思想,這種願望是如此的強烈,以致他竟然忘記,一個人的藝術天分竟然能讓它用只有藉助鏡子才能閱讀的字跡書寫,事實上,這種字跡就是連他自己也難以辨識。達。芬奇以這樣奇特的方式書寫是不是為了自得其樂,還是怕別人從背後偷看,從而剽竊他的思想,歷史學家們至今對此仍在爭論不休,然而這樣的爭論是沒有多少意義的。達。芬奇只是在做他高興做的事情罷了。

索菲看到羅伯特。蘭登明白她的意思,不禁偷偷地笑了:"我看得懂前面的幾個詞語,是用英語寫的。"提彬還在嘮嘮叨叨:"是怎麼一回事呀?"

"是一段按字母反方向書寫的文字,去拿面鏡子來。"蘭登說。

"不用了,我敢打賭這紙夠薄的了。"索菲說著,把紫檀木盒子舉起,就著牆上的燈光,查看盒蓋的底部。事實上,她祖父不會顛倒順序寫,所以他總是玩一些騙人的把戲。他先按正常的方式書寫,然後再把紙翻過來,就使人誤以為他在倒著寫了。索菲猜他是將用炭筆按正常順序寫就的文字印在一塊木頭上,然後用磨床將它背面削薄,直到它變得像紙一樣薄,並能從木頭的後面看到那些炭筆字。隨後,他只要將它反轉過來,再印上去就行了。

索菲將蓋子湊到離燈光更近的地方,很快,她便明白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明亮的燈光從薄薄的一層木板底下透過來,於是字跡就已完全相反的方向出現在蓋子的下方。於是立刻一目瞭然。

"是英語。"提彬啞著嗓子,羞愧地低下了頭:"還是我的母語呢。"

在飛機的後面,雷米。萊格魯德伸長著脖子,想聽聽除了轟鳴的引擎聲之外,還有什麼聲音,然而前面那些人的交談,一點也聽不清。雷米討厭以這種方式消磨這個晚上,他一點也不喜歡。他低頭看著腳邊被縛的修道士。這傢伙此刻正十分安靜的躺著,他似乎已經聽從了命運的安排,要麼也有可能是在心裡默默祈禱能夠死裡逃生。

第七十二章

在距地面15,000 英尺的高空,羅伯特。蘭登覺得現實世界離他是越來越遙遠了。他全神貫注於索尼埃那首唯有依靠鏡子才能看出是什麼內容來的詩上,而那首詩,透過盒蓋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圖2)

索菲很快找了一張紙條,用速記法把它抄了下來。然後,他們三個輪流讀上面的那段文字。它就像是考古學上碰到的令人費解的謎……然而卻是一個有助於開啟密碼盒的謎。

蘭登慢慢地讀那上面的詩句:"一個蘊含智慧的古詞,能揭開這卷軸的秘密--並幫助我們,將失散的家族重新團聚在一起--開啟的鑰匙是為聖殿騎士所贊美的基石--而埃特巴什碼,將會告訴你歷史的真實。"蘭登甚至還沒來得及考慮這首詩會告訴他們什麼樣的古老密碼,他只覺得有些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這首詩的韻律,激起了他內心的共鳴。五步抑揚格。

蘭登在調查遍布歐洲的秘密組織時,就經常碰到這種詩律的格式,其中包括去年他在梵蒂岡秘密檔案室調查的那一次。數世紀以來,五步抑揚格歷來都是全球那些為人坦率的文人們的最愛,從古希臘的阿爾基洛科斯到莎土比亞,到彌爾頓,到喬叟,到伏爾泰,無一不是如此--這些勇敢的靈魂,選擇了當時許多人都相信具有神秘特質的詩律形式,來描寫他們所處的社會,針砭時弊。五步抑揚格,究其根源,是深深地打上了異教的烙印的。

所謂抑揚格,是指兩個音節對應重讀,重讀與非重讀,陰與陽,形成一種平衡,完美而和諧。這種形式又被安排於五根弦里,即五步格詩行。"五"代表的是維納斯的五角星號以及神聖的女性美。

"這是五步抑揚格!"提彬轉身面對蘭登,沖口說道:"並且這首詩是用英語寫的!很地道的英語啊!"蘭登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郇山隱修會,就像歐洲許多與教會產生沖突的秘密組織一樣,長期以來一直將英語視為歐洲唯一純正的語言。它不像法語、西班牙語,以及義大利語,這幾種語言,深深紮根於拉丁語之中--拉丁語是梵蒂岡使用的語言。從語言學的角度上看,英語游離在羅馬教廷強大的宣傳機器之外,因此,對那些受過足夠教育完全可以掌握它的組織來說,它成了一種神聖而神秘的語言。

"這首詩,不僅提到了聖杯,而且提到了聖殿騎土以及四處流散的抹大拉的瑪麗亞家族!我們還指望什麼呢?"

"至於密碼。"索菲又看了那首詩一眼,說:"那就得依靠辨認古代文字的智慧了。"

"是咒語嗎?"提彬斗膽問道。

是一個由五個字母組成的單詞,蘭登心想。他琢磨著那些數量驚人的、被認為體現了古代智慧的詞彙,那些從神秘聖歌、占星預言、秘密組織的暗語、巫術、埃及神秘咒語以及異教頌歌里挑選出來的詞彙,而要將這樣的詞彙列出來,是無論如何也數不過來的。

"密碼好像跟聖殿騎土不無關系。"索菲大聲讀了出來:"聖殿騎士贊揚的基石,就是開啟此門的鑰匙。""雷爵士,你是研究聖殿騎士的專家,對此你有什麼看法?"蘭登問道。

提彬沉默了片刻,然後嘆了一口氣:"咳,至於基石,很明顯是墳墓的一種標記。這首詩很可能是在暗指聖殿騎土在抹大拉的瑪利亞墓前贊揚過的墓碑,不過這對我們毫無幫助,因為我們不知道她的墳墓現在到底在哪裡。""詩的最後一行。"索菲繼續說道:"是說埃特巴什將會使真相暴露無遺。埃特巴什?我聽過這個詞。"

"我並不奇怪。"蘭登在一邊回應:"你可能是從密碼學101 里聽到的。埃特巴什碼可能是迄今人們所知最古老的密碼了。"當然嘍!有誰不知道赫赫有名的希伯來編碼體系?索菲心想。

埃特巴什碼確實是索菲當初接受解碼訓練的部分內容。這套密碼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5 世紀,現被當作基本輪流替換的體系在課堂上作教材使用。作為猶太人密碼中的一種常見形式,埃特巴什碼是以22 個希伯來字母為基礎的簡單替換編碼。在埃特巴什編碼體系中,第一個字母用最後一個字母替換,第二個字母由倒數第二個字母替換,如此等等,依此類推。

"埃特巴什碼倒是很不錯呀。"提彬說道:"用這套密碼編制的文本在猶太人的神秘哲學、《死海古卷》甚至在《聖經》的《舊約》中都可以找到。直到今天,猶太學者們和神秘主義者仍在用埃特巴什碼尋找隱藏的信息。郇山隱修會定會把埃特巴什碼當作他們教學的一部分內容。""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蘭登沉吟道:"我們找不到什麼東西來套用這套密碼。"

提彬嘆道:"基石上肯定有個充當密碼的詞。我們得找到這塊被聖殿騎士贊揚過的基石。"索菲看到,蘭登的臉上露出了嚴峻的神情,感到要找到這塊基石絕非輕而易舉之事。

埃特巴什密碼就是破譯密碼的鑰匙,但我們卻不得其門而入,索菲尋思。

過了大約有三分鍾,提彬沮喪地嘆了口氣,搖搖頭,說:"朋友們,我考慮不下去了,容我回頭再去想想,我先去給大家拿些吃的來,順便去看看雷米和我們的客人。"他站起來,朝飛機後艙走去。

索菲望著他離去,感到筋疲力盡。

窗外,黎明前的黑暗籠罩了整個世界。索菲覺得自己彷彿漂浮在太空中,不知道將在何處著陸。雖然,她是在猜祖父各種各樣的謎語的過程中長大的,但現在,她感到有些不安,覺得擺在面前的這首詩隱藏了一些他們未曾見過的東西。

這些東西或許更多呢,她自言自語道。盡管它隱藏的無比巧妙……然而它確實存在。

同時困擾並使她擔心的是,他們最終在密碼盒裡發現的東西,決不會是"尋找聖杯的地圖"那麼簡單。雖然提彬與蘭登都相信,真相就隱藏在這大理石的圓筒里,但索菲已解決了他祖父的諸多難題,因此她知道,她祖父絕不會這么輕易的泄漏他的秘密。

③ 有沒有人看過達芬奇密碼

塞拉斯:呆在那兒,不許動。你和你的弟兄們佔有著不屬於你們的東西。
索尼埃: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塞拉斯:你願意為這秘密去死嗎?
索尼埃:求你。
塞拉斯:那成全你。
索尼埃:等等。好,上帝寬恕我。好吧,我告訴你。聖敘爾皮斯教堂的聖騎士。。。找到玫瑰線。。。玫瑰下面。
塞拉斯:謝謝。
————————————————————
蘭登:謝謝,謝謝。符號,是一種語言。它們能幫我們了解過去。有句話說的好,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可是,圖要傳達什麼信息。請為我解析一下這象徵什麼,想到就說。
聽眾:仇恨、種族主義、3K黨。
蘭登:好,好,有意思。不過,在西班牙這種想法就不對。在那裡,這是教士們穿的袍子。那麼這個象徵什麼,誰知道?
聽眾:邪惡、(法語)
蘭登:請別說法語。
聽眾:魔鬼的乾草叉。
蘭登:是可憐的海神波塞冬。那是他的三叉戟。對千百萬古人來說,這是權力的象徵。現在看這個。
聽眾:聖母與聖子、信仰、基督教
蘭登:不,不。這是異教神盧魯斯和他的母親伊西斯在耶穌降生前好幾個世紀。了解我們的過去,才能使我們正確地了解當今。那麼,我們如何從信仰中細察真相?我們如何寫下個人或文化的歷史,從而來界定自己?我們如何透過經歷了年年歲歲數個世紀扭曲的歷史來找到最初的真相?今晚,這就是我們要探尋的。
聽眾:我兒子就是您在哈佛的學生,邁克•考比斯。(蘭登:哦,對對。)他很崇拜您。(蘭登:抱歉。)說您是他見過的最好的老師。(蘭登:考比斯太太,謝謝。我想我已經給了邁克一個A-了。)呵呵,他告訴我了。謝謝。(蘭登:不謝。)
科萊:蘭登先生?您好,教授。科萊中尉。中央司法警察局的,相當於美國的聯邦調查局。請您先看一下這張照片好嗎?鑒於您是這方面的專家,屍體上的符號又很蹊蹺。我的上司法希上尉希望您的協助。
蘭登:對不起,失陪了。我今晚本來應該跟他喝一杯的。
科萊:這我們知道。他的日程表上有您的名字。
蘭登:可他沒來。我等了一個多小時。誰會把他弄成這樣?
科萊:不。看來您誤會了,教授。他是被槍殺的。可您在照片上看到的這些,是索尼埃先生自己弄的。
————————————————
(電話:塞拉斯:導師,四個都死了。三個守護人,和大師本人。
某人:那我想你應該知道地點了。
塞拉斯:他們四個人的說法完全一致。而且,是分別說的。
某人:我本來還擔心,隱修會真的會為保守秘密獻身。
塞拉斯:死到臨頭,他們不說也得說了。那東西在這兒,在巴黎,導師。它藏在聖敘爾皮斯教堂的玫瑰下面。
某人:繼續努力,塞拉斯。
塞拉斯:謝謝神父。)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我鞭笞我的肉體。
————————————————
科萊:上尉正在等您。
蘭登:好吧。
法希:蘭登先生?
蘭登:是我。
法希:我是貝祖•法希上尉。喜歡我們的金字塔嗎?
蘭登:很壯觀。
法希:巴黎臉上的一道疤。請跟我來。
蘭登:那兩個金字塔是配對的。很獨特。他們在幾何上是對稱的。
法希:多奇妙啊。
蘭登:我不知道今天我過來,能幫上多大忙。
法希:你是不是跟館長很熟?
蘭登:不太熟。說實話他跟我聯系的時候,我還挺吃驚的。我們,能不能走樓梯?
法希:那麼說,是索尼埃提出今天晚上見面的?
蘭登:對。
法希:他打電話給你的?
蘭登:e-mail.他聽說我在巴黎,說有事要談。
法希:什麼?你好象不舒服?
蘭登:啊,大畫廊。就是在這兒發現屍體的。
法希:這你怎麼知道?
蘭登:我從照片上認出了鑲花地板,這錯不了。我的天哪。
————————————————
邁克:我們再把訪談要點理一遍,主教大人。許多人說事工會是洗腦的邪教組織。還有人說它是一個極端保守的基督教秘密社團。
阿林加洛沙:顯然是有些人懼怕不了解的東西。
邁克:請別過於犀利,主教大人。媒體仍對我們異常尖銳。
阿林加洛沙:我們信教,決不象選擇自助餐那樣。我們不挑選某些信條加以遵守。我們遵從教義,嚴格遵從。
邁克:這教義是否包括貞潔誓言、什一稅,以及通過鞭打自己,和纏苦修帶來贖罪?
阿林加洛沙:我們有許多信徒都結婚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卻有一小部分選擇了苦行修道。
邁克:為什麼有些媒體。。。
阿林加洛沙:就到這兒吧,邁克。謝謝。
(電話:阿林加洛沙:阿林加洛沙。
某人:塞拉斯成功了。那傳說是真的。它就藏在玫瑰下面。我的任務按約定完成了。
阿林加洛沙:一小時後我就去見議會。我今晚就能弄到你要的錢,導師。)
————————————————
蘭登:《維特魯威人》,是達芬奇最著名的素描之一。
法希:那麼他身上的星星呢?
蘭登:五芒星。
法希:代表什麼?
蘭登:五芒星是異教的符號。
法希:惡魔崇拜。
蘭登:不。不不不不。這是以前的說法。這個五芒星象徵著維納斯。它代表著萬物中陰性的那一半。
法希:那麼你是說,索尼埃生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在胸口畫了一個女神符號?為什麼?
蘭登:法希上尉,這原因我說不出來。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符號的意義跟惡魔崇拜毫無關系。
法希:是這樣嗎?
蘭登:當然。
法希:那麼,這個你怎麼看?
蘭登:啊,嚴酷的魔王,噢,瘸腿的聖徒!這我也弄不明白。
法希:要在這么有限的時間里傳遞信息,你會怎麼做?
蘭登:我,我會設法,設法指出誰是兇手。
法希:對極了,對極了。所以教授。。。
索菲:對不起,上尉。
法希:奈芙警官。
索菲:請原諒,打擾你們了。
法希:真不是時候。
索菲:我在總局看到了案發現場的照片,並破譯了密碼。是個斐波那契數列。
蘭登:斐波那契?
索菲:就是索尼埃留在地板上的密碼。總局派我來解釋。
蘭登:斐波那契數列。。。
索菲:數字順序被打亂了。
蘭登:順序打亂了。。。
索菲:有個緊急通知我得轉告蘭登教授。是你嗎?
蘭登:嗯?什麼事?什麼?
索菲:我叫索菲•奈芙,索司法警察局密碼部的。你們大使館打電話來。啊,對不起先生,他們說是人命關天的事。這是你們大使館留言台的號碼。
蘭登:謝謝。
索菲:看來,索尼埃通過斐波那契數列留下信息。
法希:斐波那契數列。。。
(電話:留言:你好,這是索菲•奈芙家。我現在不在家。聽到嘟聲請留言。)
蘭登:我說,奈芙小姐,這,這個。。。
索菲:哦,這個號碼沒錯。你得輸入通行密碼,才能收聽給你的留言。
蘭登:可是,我撥的是。。。
索菲:是個三位數號碼。在我給你的紙上。
(電話:留言、索菲的聲音:蘭登教授,聽到留言後,你要不露聲色。你必須嚴格按照我的指令做。最重要的是,別讓法希上尉看出來。你的處境很危險。
————————————————
(電話:桑德琳:聖敘爾皮斯教堂。
神父:晚上好,嬤嬤。請你今晚帶一個人參觀一下我們教堂。
桑德琳:好的,神父。可一定要這么晚參觀嗎?明天不行嗎?
神父:這是事工會一位有影響的主教的要求。
桑德琳:我非常榮幸。)
——————————————————
蘭登:我那邊出事了,是個朋友。我明天一早就得飛回去。
法希:我明白。
蘭登:能用一下洗手間嗎?我想洗把臉,提提神。
法希:可以。她說那數列毫無意義,純屬數字玩笑。真的毫無意義?
蘭登:等我回來再看一下吧。
法希:麻煩你了。
——————————————
索菲:索尼埃跟你說過什麼嗎?
蘭登:你在說什麼呀?
索菲:哦,這老頭真是瘋了。
蘭登:你,我想你一定是搞錯了吧。我來這兒是因為。。。
索菲:摸摸你上衣口袋。你摸摸看。GPS追蹤器。精確到被追蹤對象的兩英尺內。是接你來的那個探員偷偷塞進你口袋裡的,以妨你逃跑了。我們在嚴密地監視你,教授。
蘭登:我為什麼要跑?我什麼都沒干。
索菲:那麼,你對這個,你對遺言文本的第四行怎麼看?在你來之前被法希抹掉了。(P.S.:找到羅伯特·蘭登。)法希讓你來是想讓你招供,教授。
————————————
法希:他還在裡面?他在幹嘛?
——————————————
索菲:法希甚至沒找別的嫌疑犯,懂嗎。他認定你有罪。索尼埃什麼時候聯系你的?
蘭登:啊。。。
索菲:今天?
蘭登:對。沒錯。
索菲:幾點?幾點?
蘭登:啊,三,三點左右。
索菲:法希外號叫公牛,他是那種一不做二不休的人。他為了取證可以拘捕你,把你關上幾個月。
蘭登:奈芙警官。
索菲:到那個時候,不管索尼埃生前讓你告訴我什麼,全都沒用了。
蘭登:小姐你別說了,快別說了。你到底是誰?
索菲:看這些字母P.S.。
蘭登:P.S.是附言的縮寫。
索菲:是索菲公主的縮寫。聽起來有點傻,可我小的時候他就是這么叫我的。雅克•索尼埃是我的祖父。很顯然,他的遺願是讓我找你一起合作。如果你能幫我查明原因,我就送你去你們大使館。在那兒他們抓不了你。
蘭登:法希可不會讓我從這兒慢慢地溜達出去。
索菲:沒錯。想從這兒溜出去,就得另想辦法。
蘭登:你到底有什麼打算?
——————————————————
法希:索尼埃生前在讀蘭登的新書。還寫著「血跡」。
科萊:對不起,上尉。剛接到電話,出了點問題。總局並沒有派索菲•奈芙過來。
法希:什麼?
探員:上尉,你看。
法希:他居然跳樓了。
科萊:他又開始動了。而且,很快。
法希:他一定是在那輛車上。
科萊:他現在在卡魯索橋上。正往南去。
法希:這個混蛋。
————————————————
索菲:那個警察會把整個底層搜一遍。我去一下,馬上就回來。
蘭登:好的。
索菲:他比我印象中老多了。我很久沒見過他了,也沒跟他說過話。他今天給我辦公室打電話。打了好幾個。他說,這是件人命關天的大事。我還以為他是騙我,想讓我跟他聯系。看來他跟我聯系不上就去找你了。
蘭登:等一下。
索菲:怎麼了?
蘭登:錯了,錯了。懂嗎,都錯了。斐波那契數列得按順序排列的時候才有意義,這些是無序的。如果他想寫點什麼,也許他會,會用密碼寫。請你幫我拿一下好嗎。這段話毫無意義。除非,這些字母也被打亂了順序。
索菲:易位法?你有超凡的記憶力?
蘭登:算不上。可我通常能過目不忘。哦,的確是易位法。啊,嚴酷的魔王!噢,瘸腿的聖徒!成了列昂納多•達•芬奇!蒙娜麗莎!
索菲:教授,蒙娜麗莎就在這邊。
————————————————————
科萊:你瞧這個。一定是他從窗口扔出來,扔到卡車上了,真夠聰明的。
法希:怎麼,你開始佩服他了?我們真笨,誰留在博物館了?達都?
科萊:對。
法希:聯系他,快聯系他。
——————————————————————
蘭登:她的微笑是低空間頻率的。背景中左邊的地平線明顯要比右邊低好多。
索菲:為什麼?
蘭登:這樣,她的左側就顯得比右側大。在歷史上,左,代表女性,右,代表男性。
索菲:瞧,有血。男人的騙局是如此黑暗。
蘭登:不,不是這個意思。
索菲:這又是個易位字謎?你能破解嗎?教授,快,快點。
蘭登:月亮、佈道、符咒、惡魔、預兆、密碼、修道士、等級、岩石。
索菲:是《岩間聖母》。
蘭登:達•芬奇。真是不可思議。是鳶尾花。
——————————————————————
法希:達都。我們要調頭回你那兒去。兩分鍾後到。各單位注意,出動所有車輛,堵住所有的出口。
——————————————————————
索菲:這是索尼埃的。記得在我小的時候看見過一次。他答應過,將來會給我。
蘭登:這句話你以前聽說過嗎?男人騙局是如此黑暗。
索菲:沒有。你呢?
蘭登:那麼在你小的時候,知不知道有些秘密集會之類的事情?就是搞一些儀式什麼的。一些你祖父想瞞著你的集會。有沒有聽人提起過郇山隱修會?
索菲:什麼?你幹嘛問這些事情?
蘭登:郇山隱修會堪稱一個神話。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秘密的社團之一。曾任主持的有愛斯克•牛頓,還有達•芬奇本人。鳶尾花是他們的標志。他們守護著一個秘密,就是所謂的男人的黑暗騙局。
索菲:什,什麼秘密?
蘭登:郇山隱修會保護著上帝在世上的權力源泉。
索菲:我一個人解不了謎。
蘭登: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美國大使館到了。
索菲:求你了。
蘭登:就算我們能沖出去,那也不可能。。。
索菲:好哩。
蘭登:不,不不,你過不去的。不。真是。
索菲:我們得藏起來。
——————————————————
塞拉斯:基督賜予我力量。基督賜予我力量。
桑德琳:你的朋友挺有勢力。
塞拉斯:阿林加洛沙主教一直對我很好。我要借這機會在聖敘爾皮斯教堂禱告。
桑德琳:可惜你不能等到早上。現在光線不夠理想。
塞拉斯:嬤嬤請告訴我,什麼是玫瑰線?
桑德琳:就是任何連接南北兩極的線。在巴黎的大街上鑲嵌了135個銅標,標出了地球上的本初子午線。它正好經過我們教堂。
塞拉斯:它就藏在玫瑰下面。
桑德琳:你說什麼?
塞拉斯:嬤嬤,你不用再陪著我了。我自己能出去。真不用陪。願主保佑你平安。
桑德琳:也保佑你。
————————————————————
科萊:哦,對了,他們發現奈芙的車被丟棄在火車站。他們買了兩張去布魯塞爾的票。用的是蘭登的信用卡。
法希:他們這一定是在耍詐。還得派個警員去火車站盤問計程車司機。我去通知國際刑警。
科萊:通知國際刑警?我們還沒確定他是否有罪。
法希:他一定有罪,這毫無疑問。羅布特•蘭登有罪。
————————————————————————
蘭登:這是布勞涅公園。
索菲:在這個公園,我們暫時安全了。
————————————————————
塞拉斯:不,不。
————————————————————
索菲:我是警察。
吸毒者:幹嘛?你想幹嘛?
索菲:五十歐元換你這些東西。去給自己買些吃的吧。
吸毒者:好吧。
蘭登:剛才這么做不危險嗎?
索菲:沒事。現在我們有地方思考了。有頭緒了嗎,教授?
蘭登:這東西簡直就象飛碟一樣讓人匪夷所思。
索菲:下一步應該怎麼辦?祖父總是問我,索菲,下一步應該怎麼辦?謎團、密碼。
蘭登:尋寶游戲。
索菲:尋找兇手。也許這郇山隱修會還真有什麼事呢。
蘭登:但願沒有。隱修會的故事總以流血告終。他們遭到教會的屠殺。這得從一千多年以前說起。有個法國國王征服了聖城耶路撒冷,這次東征,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東征之一。其實它的組織者是一個秘密的兄弟會——郇山隱修會,以及他們的軍事力量——聖殿騎士。
索菲:可是他們成立騎士團是為了保護聖地。
蘭登:那是幌子,掩蓋真實目的,傳說中就是這樣。其實入侵的真正目的是找一件寶物,從基督的時代就丟失的寶物。據說為了得到它,教會可以大開殺戒。
索菲:那他們有沒有找到那件寶物?
蘭登:我們這么說吧。有一天騎士突然停止了搜尋。他們離開了聖地耶路撒冷,直奔羅馬。是他們要脅了教會,還是被教會收買會保持沉默這無人知曉,可有一個不爭的事實,教會宣布,隱修會騎士,也就是這些聖殿騎士,擁有無上的權力。到了十四世紀初,聖殿騎士的力量已經過於強大,構成了威脅,於是梵蒂岡頒布了密令,並在整個歐洲同時執行。教皇宣稱聖殿騎士是撒旦的崇拜者,並說天主對他委以重任,要他鏟除這些異端。計劃執行得天衣無縫。聖殿騎士幾乎被斬盡殺絕。那天是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
索菲:13日,星期五。
蘭登:教皇派兵奪取隱修會的寶物,可結果一無所獲。極少數倖存的騎士已經沒了蹤影。於是對這神聖寶物的搜尋重新開始了。
索菲:什麼寶物?這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
蘭登:你聽說過。幾乎人人都聽說過。你只聽說過它叫聖杯。
索菲:哦,得了。那麼索尼埃自認為知道聖杯的下落?
蘭登:也許沒那麼簡單。這個十字架和花也許年代久遠了,可你瞧,這下面的金屬要比其他地方新很多,而且有現代的鑒定號,阿克索24。這些小點兒要用激光來讀取。這不光是掛件,這是把鑰匙,你祖父留給你的。
索菲:留給我們的,教授。
————————————————————
(電話:留言:我是雅克•索尼埃。聽到嘟聲請留言。
桑德琳:請快接電話,索尼埃先生。我是桑德琳•彼埃爾。我給名單上的人都打過電話了。恐怕其他守護人都死了。他們都說了同樣的謊言。地磚被砸碎了。求你了先生,求你了快接電話吧。)
塞拉斯:《約伯記》三十八章,十一節,你知道嗎,嬤嬤。
桑德琳:《約伯記》三十八章,十一節,你只可到這里,不可越過。
塞拉斯:不可越過。你在耍我嗎?拱頂石在哪兒?
桑德琳:我不知道。
塞拉斯:不知道?你是教會的修女,可你卻效忠他們,隱修會。
桑德琳:耶穌只傳達了一個旨意。
塞拉斯:來吧,天主的聖徒。快來吧,我主的天使。收下她的靈魂。帶她去見萬能的主。
——————————————————
主教A:歡迎主教。本議會已召集完畢。
(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
主教A:我們的話絕不能傳出去。你要討論什麼事?
阿林加洛沙:你們都知道我要求的資金。
秘書:是啊,兩千萬歐元的無計名債券。比零花錢多了點兒。你說是不是,主教?
阿林加洛沙:我只是提供一條道路。讓所有人重建信仰。
秘書:如此謙卑。我們的救星,主教阿林加洛沙,你只憑假設。
阿林加洛沙:這不是假設,我在行動。梵蒂岡不願支持我們,既是對我們的不敬,又是出於怯懦。有人在流血就是因為真正的教義已被蹂躪,被摧毀。這議會顯然忘記了自己的初衷。今晚,聖杯將被摧毀,隱修會那幾個余黨將永遠沉默。有人跟我聯系過,此人自稱是導師。
————————————————————
法希:喂。
科萊:有兩個妓女認出了蘭登和奈芙。他們在布勞涅公園上了計程車。
——————————————————————
索菲:是因為你的專長嗎?你了解隱修會,所以索尼埃才找你。
蘭登:我能想出一大幫比我更了解的學者。其實我覺得索尼埃並不太喜歡我。有一次他拿我開涮,引得別人鬨堂大笑。
索菲:怎麼開涮的?
銀行保安:晚上好。需要幫忙嗎?好的,先生,請走右面那道門。
韋爾內:晚上好,我是安德烈•韋爾內,夜班經理。我想這一定是你們第一次來我們銀行吧。
索菲:是的。
韋爾內:明白了。鑰匙通常代代相傳,頭一回用難免不懂程序。鑰匙其實就是編了號的瑞士帳戶,通過遺囑一代代傳下去。是你的帳戶嗎,小姐?保險寄存箱的最短租期是五十年。
索菲:那麼最長的短期是多少?
韋爾內:那要長很多。技術不斷進步,鑰匙也在更新。電腦確認了鑰匙後輸入你的帳號,就能取回寄存箱。你們想呆多久都行。
索菲:要是我不記得我的帳號了,那怎麼辦?怎麼把它找回來?
韋爾內:每把鑰匙都跟一組十位數號碼相匹配,只有帳號持有人知道。希望你們能想起來。輸錯一次系統就會關閉。
蘭登:十位,你祖父寫的斐波那契數列。輸無序的,還是有序的?
索菲:輸有序的。
蘭登:聽你的。
索菲:有意思,我壓根兒不喜歡歷史。我從來就沒有看出研究歷史有什麼好處。
蘭登:就見分曉。我的天,真不敢相信,是玫瑰。玫瑰是聖杯的象徵。
韋爾內:抱歉,打擾了。沒想到那些警察會來得這么快。請你們跟我走。這樣會安全些。
索菲:你知道警察會來?
韋爾內:你們剛來,保安就通知我你們被通緝。你們的帳戶是這兒最老,級別最高的。享受安全通道條款。
蘭登:安全通道?
韋爾內:請你們快進去吧,刻不容緩。
蘭登:這裡面?
韋爾內:哎,出事了嗎?
科萊:晚上好,先生。警察。
韋爾內:我要開車去蘇黎世,警察先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科萊:蘇黎世?
韋爾內:是啊。
科萊:哦。我們在找兩個罪犯。
韋爾內:哦,你來對地方了。巴黎凈是罪犯。
科萊:你能不能打開貨艙?
韋爾內:得了,就我那點兒工資,他們能信得過我嗎?
科萊:你是說你沒貨艙鑰匙?
韋爾內:這是裝甲貨車。鑰匙在收貨人手裡。能走了嗎,我還趕時間呢。
科萊:我說,你們這些司機都戴勞力士表嗎?
韋爾內:什麼?啊,這個破玩意兒40歐元的假貨。賣給你35。
科萊:呵呵,不不不。
韋爾內:30?
科萊:行了,走吧走吧。
韋爾內:拿去,30,啊?
科萊:我說不要。
韋爾內:好吧。
科萊:快走吧。走吧。
————————————————————
阿林加洛沙:現在我們等著。導師會告訴我該把錢送到哪兒。
主教A:你對這個所謂的導師實在是太信任了。
阿林加洛沙:對,的確。我還給他一個天使聽他差遣。我的塞拉斯是最棒的天主的鬥士。
————————————————————
塞拉斯:蒙你的恩澤,我決心懺悔我的罪孽我決心苦修,改過自新,不再犯罪。阿門。
————————————————————
索菲:聖杯。一個神杯。上帝在世上的權力源泉。胡說八道。
蘭登:你不信上帝?
索菲:不信。我相信人。相信有時候人會行善。你懼怕上帝嗎,教授?
蘭登:我出身天主教家庭。
索菲:哦,這可不算回答。教授,你沒事吧?
蘭登:好了,打開吧。打開。
索菲:哦,是密碼筒。用來保存秘密的。是達•芬奇設計的。你得先把信息寫在紙莎卷上,然後卷在一個細細的小塑瓶上。如果你強行打開,瓶子就碎了。醋就把紙莎溶解。那麼秘密就會永遠消失。要想看到信息,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密碼拼出來。有五個撥盤。每個撥盤有26個字母。一共有一千二百萬種可能。
蘭登:沒見過哪個女孩對密碼筒這么有研究。
索菲:索尼埃曾經給我做過一個。
蘭登:我的祖父送我小把車。
索菲:很顯然,這不是聖杯。
蘭登:真要命。
索菲:我說,你不太對勁兒。我來幫幫你吧。這辦法挺管用。我猜我害怕的時候媽媽用的就是這個辦法。
蘭登:你猜?
索菲:是的。我父母都死於一場車禍,還有我哥哥。我四歲。
蘭登:真遺憾。
索菲:那是好多年前了。好些嗎?
蘭登:對。
索菲:那就好。
韋爾內:等了二十年等人來取那盒子,卻等來了兩個殺人犯。快把它給我。
蘭登: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好吧好吧。
韋爾內:快拿來。往後退。沒人再為兩個殺人狂失眠了。轉過去。還有你,小姐。
蘭登:索菲,快上車,我來開車。快。告訴我,你和你祖父之間到底怎麼了。我傷了肩膀,躲過了槍子兒,還在流血。跟我說實話。你說他撫養了你,可你們卻不再來往了。稱呼他時你只叫他的姓。你說你,你恨歷史,其實沒人恨歷史,只恨自己的過去。
索菲:你又成心理學家了。
蘭登:要是索尼埃一開始就訓練你隱修會的事。
索菲:什麼叫訓練?
蘭登:你小時候他就教你破解謎語和密碼筒。
索菲:你是說,這一切都是真的?隱修會,還有聖杯?
蘭登:關鍵是我們要對付的那些人認為這是真的。真到可以殺人。
索菲:誰?
蘭登:這不是我的專長。我認識一個研究聖杯的歷史學家。他對隱修會神話著了迷。他是英國人,就住在法國。
索菲:你信任他嗎?但願你能。
——————————————————
法希:安德烈•韋爾內。從你的檔案看,你好象不是司機。看來你不光是丟了車,人也成啞巴了。你現在覺得很痛苦,韋爾內。我的使命比你的性命值錢。明白嗎?
韋爾內:你想幹嘛?
法希:你的車上有軌航信標儀,現在啟動它。
——————————————————
雷米:請稍等。我看他這會兒是否方便。
索菲:對講怎麼裝這邊了?
蘭登:雷喜歡英國方式,包括他的車。
雷:羅布特,我欠你錢嗎?
蘭登:雷,我的朋友。能不能給一個老同事開一下門?
雷:當然可以。
蘭登:謝謝。
雷:不過首先,得做個測驗。三個問題。
蘭登:盡管出招。
雷:第一個問題,我上咖啡,還是上茶?
蘭登:茶,當然是茶。
雷:好極了。第二個問題,加牛奶還是檸檬?
索菲:牛奶?
蘭登:這得要看是什麼茶。
雷:正確。現在是第三個也是最嚴肅的問題。在哪一年,哈佛劃船隊在亨利賽舟會中勝過了牛津?
蘭登:顯然這種離譜的事從沒有過。
雷:你有顆真誠的心。過關了。歡迎光臨維萊特庄園。
————————————————
探員:貨車的信號上線了。已鎖定。
法希:是時候了。
探員:正在追蹤。
法希:在維萊特。很好,通知科萊。按兵不動,等我過去。
探員:注意,科萊小組前往維萊特庄園。嫌疑犯奈芙和蘭登很可能就在那裡。
————————————————
(法希撥通電話,對方接聽:阿林加洛沙)

熱點內容
iphone緩存視頻瀏覽器緩存 發布:2024-07-25 17:47:57 瀏覽:447
如何配置禁止遠程登錄 發布:2024-07-25 17:37:04 瀏覽:569
red65用命令打開文件夾 發布:2024-07-25 17:36:53 瀏覽:482
哪些情況需要提高演算法的效率 發布:2024-07-25 17:27:06 瀏覽:634
天津一汽豐田伺服器地址 發布:2024-07-25 17:22:00 瀏覽:333
怎樣找到主機的遠程伺服器的ip 發布:2024-07-25 17:02:27 瀏覽:711
bazel編譯tensorfolw 發布:2024-07-25 16:31:35 瀏覽:19
java圖片路徑 發布:2024-07-25 15:28:52 瀏覽:439
編譯的作用是 發布:2024-07-25 15:28:51 瀏覽:158
c語言課程總結 發布:2024-07-25 15:06:39 瀏覽: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