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操作系統 » 源碼風投

源碼風投

發布時間: 2023-05-29 13:25:29

『壹』 誰知道重慶楊家坪達內軟體公司說一下

您好,達內局蘆返培訓在全國任何校區均能享受到統一教學水平。達內,中國高端it培訓企業,專業it培訓十年。
成立背景:達內是外商獨資的企業,我們現在有全球最大的風投IDG,亞洲最大的風投集富亞洲,和高盛銀行,3輪融資的機構。實力雄厚關繫到機構對你的保障。
課程體系方面:達內成立10年,全國54個中心。目前,課程升級了5次(有自己專門的課程升級團隊)。達內課程有自己知識產權的,而且和企業最新的項目緊密結合。
師資力量:達內有50多名師專家講師,300個項目經理。請行業最好的老師,我們的老師要滿桐飢足3個條件,知名IT企業的,8-10年開發經驗的,還必須是架構師。
就業平台:就業平台,達內10年,近2萬家合作企業,訂單企業就700多家。在達內,什麼叫合作企業?嘩鋒是長期和我們合作,而且有訂單,而且每月會來上門招聘的企業。還款方式:一次性、就業後分期、穿幫貸等多種方式,讓學費不再成為學員困擾。
更多請您了解http://www.yc-e.org

『貳』 VC投資案例

點擊上方藍字「IT橙」。

每天了解一點創投圈

美國知名風險投資研究機構CBInsights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From Alibaba to Zynga: 40 Of The Best VC Bets Of All Time And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m》,統計了40個他們認為VC回報最好的案例。我們能從中學到什麼?

讓我們來看看這40個投資案例和回報:

1、WhatsApp:

臉書在2014年以220億美元收購了WhatsApp,這不僅創造了最大的並購交易;風投支持的公司的交易量,磨卜也給該公司唯一的機構投資者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帶來了巨額回報。他們6000萬美元的投資(A輪800萬美元,B輪5200萬美元),三年後變成了30億罩信美元。

2、臉書:

2012年,臉書通過IPO融資160億美元,上市當天市值1040億美元,為早期投資機構Accel Partners帶來了巨額回報。2005年,該組織領投了臉書1270萬美元的首輪融資,獲得15%的股份,估值近8500萬美元。

盡管Accel Partners在2010年出售了價值5億美元的舊股票,但在臉書2012年上市時,它仍持有價值90億美元的股票。這種巨大的回報直接讓Accel的IX基金成為業績最好的基金,當然也讓臉書的天使投資人彼得泰爾獲得了近2萬倍的回報。

3、團購網

Groupon不是一家成功的公司,但對VC來說是一筆不錯的投資。2011年,該公司上市,融資7億美元,IPO市值近130億美元。

新企業協會(NEA),一個早期的投資機構,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他們在2008年A輪投資了840萬美元,獲得了20%的股權。此後,他們不斷增加投資。Groupon上市時,他們仍持有14.7%的股權,是第二大股東,價值25億美元。

當然,Groupon最大的受益者是埃里克萊夫瞎悶穗科夫斯基,他是該公司的天使投資人、聯合創始人和最大股東。公司剛成立不久,他就和布拉德基威爾一起在天使輪投資了100萬美元。當然,他自己投資了大部分的錢。

Groupon上市時,埃里克萊夫科夫斯基持有21.6%的股份,按照當天IPO的市值計算,股權價值為36億美元。這還不包括埃里克萊夫科夫斯基在IPO前通過出售舊股票套現的3.86億美元。

事實上,埃里克萊夫科夫斯基早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危機時就有過類似的「套現」。1999年5月,萊夫科夫斯基和基威爾(他們合作很多)創立了Starbelly.com;2000年被Ha-Lo Instries以2.4億美元收購,套現不少。

後來Ha-Lo宣布破產,公司股東將破產歸咎於之前收購Starbelly,引發了一系列針對萊夫科夫斯基的訴訟。

在那些訴訟如火如荼、互聯網泡沫急劇波動的日子裡,萊夫科夫斯基寫下了這句名言:「讓我們開始開心吧??讓我們開心吧??讓我們公布一切吧??讓我們對自己的預測充滿信心吧??讓我們把事情做到極致吧??讓我們瘋狂吧,不管誰對誰錯??現在是時候激進了??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

4、混凝土

值得注意的是,Cerent的聯合創始人和發起人維諾德科斯拉當時是KPCB的合夥人。他取得了輝煌的業績,在KPCB投資了6家公司5000萬美元,獲得了150億美元的回報。後來,他還創立了自己的投資機構Khosla Ventures。

5、Snapchat

Snapchat於2017年3月上市,市值達到250億美元。背後的早期投資人當然獲利豐厚。光速創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在2012年5月向天使輪投資了48萬美元(隨後是持續投資,總投資額為800萬美元),基準資本(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是2013年初A輪的唯一投資者,投資額為1350萬美元,回報相當不錯。

以當天IPO的市值計算,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持有的股權價值高達32億美元,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持有的股權價值20億美元。

有趣的是,Benchmark的投資經理米奇拉斯基(Mitch Lasky)是Snapchat創始人埃文斯皮格爾的創業導師。其中一個關鍵原因是明鏡和光速有些爭執,他協調他們之間的關系。

要知道,光速創投合夥人公司(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負責這個案子的合夥人傑里米劉(Jeremy Liew)最初發現Snapchat起源於他合夥人女兒的介紹(在中學流行的使用只有三種:

憤怒的小鳥、Instagram 以及 Snapchat)、而 Liew 找到 Spiegel、讓其接受投資更是一個百折不撓三顧茅廬的故事,不知為什麼後面會出現問題,以致於 CB Insights 也感嘆「which is not uncommon in the pressure-cooker world of early-stage startups, ambitious founders, and seasoned VCs」。

6、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糖果傳奇》(Candy Crush Saga) 開發商 King 在 2015 年被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59 億美元收購,其背後的投資人收益巨大。

2005 年就投資 King 的 Index Ventures,獲得了 5.6 億美元的回報;最大的回報當屬持有 King 44.2%股份的 Apax Partners,其同樣在 2005 年就投了 King,不過比起 Index Ventures 投資更多,畢竟當時 King 還瀕臨破產、距離其推出 Candy Crush Saga 還有 9 年的時間,於是 Apax Partners 一舉投資 3600 萬美元獲得 King 接近 45% 的股份。

當 King 於 2014 年上市後,Apax 所擁有的股權價值雖然帶去了 100 倍的賬面回報,但卻沒有很好的機會變現退出,不過其擁有的股權卻有很重要的發言權,在與動視暴雪的談判中非常積極,最終從 59 億美元的收購價中獲得了巨額回報。

7、阿里巴巴

中國的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 2014 年在美國上市,募資 220 億美元,在創造有記錄以來最大 IPO 的同時,也成就了其背後的投資人股東日本軟銀。

在 2000 年軟銀斥資 2000 萬美元投資阿里巴巴、獲得 34% 的股份,在 IPO 當日軟銀是阿里巴巴第一大股東、持有 34.1% 的股份,以 IPO 當日收盤市值 2310 億美元計算、軟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市值超過 600 億美元、回報超過 3000 倍,即便到目前,軟銀仍持有阿里巴巴 29% 股份。

8、京東

京東於 2014 年 5 月在美國上市,當天收盤市值約 290 億美元,給早期投資人今日資本及操盤手徐新帶去巨額回報。

在 2006 年劉強東計劃募資 200 萬美元、今日資本投資了 1000 萬美元;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時挺身繼續加投,今日資本在京東累計投資了約 3000 萬美元,在京東 IPO 當日持有 7.8% 的股份,不考慮此前是否賣過老股、以 IPO 當日收盤價計算、今日資本持有的股份價值超過 26 億美元、實現超過 150 倍的回報。

9、Google

Google 在 2004 年上市、IPO 當時市值 230 億美元,給早期投資機構 KPCB、Sequoia Capital 帶去了 43 億美元的回報,高達 300 倍回報的背後,更重要是讓 VC 穿越了泡沫危機、進入回報期。

早在 1999 年,KPCB、Sequoia Capital 等投資 Google 1200 萬美元,不過很快就趕上了 2000 年互聯網泡沫,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更不會想到當年估值 1 億美金左右的公司會在 2004 年 IPO 時達到 230 億美金。

有意思的一個細節是,在 Google 當時獲得 1200 萬美元的投資條款中,有一條是兩位創始人要聘請一位外部 CEO 來管理公司,所謂「Alt Supervision 成人監管」。

後來兩位創始人准備反悔、KPCB 負責的合夥人 John Doerr 甚至想到賣掉全部 Google 股份退出、當然後來雙方談妥了,Doerr 介紹的 Eric Schmidt 在 2001 年加入 Google 擔任了 CEO。

10、Twitter

Twitter 於 2013 年在美國上市、募資 18 億美元、IPO 當時市值約 142 億美元,領投了 TwitterA 輪 500 萬美元融資的 Union Square Ventures(USV),帶來了 8.63 億美元的回報。

Twitter 在 2007 年開始快速發展,USV 的合夥人 Fred Wilson 在機構的官方博客中專門介紹了 Twitter,認為其是現代互聯網的關鍵服務之一、收入和商業模式可以延後再考慮。

正好 Twitter 當時在融資,很多投資機構都因為看不懂 Twitter、覺得 Twitter 缺乏收入也沒有任何獲得收入的計劃,因為融資的目的是用來擴容服務、保證 Twitter 正常運營。這時候,理解、最懂 Twitter 的 USV 也就水到渠成的成為了 A 輪領投機構。

11、UCWeb

UC 被阿里巴巴在 2014 年收購,對公司約 47 億美元的估值創造了當年中國互聯網最大並購交易。早期投資機構晨興創投、策源資本收獲很大,當然最大的還是收購方阿里巴巴自身。

從 2009 年 B 輪時就開始投資 UC、並不斷加註累計投資 6.9 億美元獲得了 UC 66% 的股份,並購更為主動,更重要的是在移動互聯網領域補足了短板。很難說收購 UC 是直接的影響因素,但阿里巴巴的估值確實從 2012 年的 350 億美元飆升至 2014 年 IPO 時的 1680 億美元。

12、Delivery Hero

歐洲外賣公司 Delivery Hero 於 2017 年上市、市值達到 51 億美元。這對於其最大競爭對手 Foodpanda 的擁有者、也是其自身最大機構股東 Rocket Internet 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回報時刻。

Rocket Internet 是來自德國的創業公司孵化器、其克隆模仿了很多美國公司模式、收益頗豐。在 2016 年將旗下 Foodpanda 出售給競爭對手 Delivery Hero、獲得後者 37% 的股份。Rocket Internet 當時將經營困難的公司出售、本身就獲得了 7.5 倍的回報;在 Delivery Hero 上市當日,又獲得了近 3 倍的賬面回報。

13、Zayo

美國光纖服務運營商 Zayo 於 2014 年上市、市值 45 億美元並不高,但對於過去十年一直落後的行業來說,卻是令人鼓舞的 IPO,背後的投資人終於有退出機會。收益最大的當屬 Columbia Capital、在 IPO 當日持有 11.4% 股份,獲得 5 億美元左右的回報。

14、Mobileye

以色列自動駕駛技術公司 Mobileye 成立於 1999 年,2014 年在紐交所上市、市值 53 億美元,2017 年 3 月市值 80 億美元的 Mobileye 被英特爾 153 億美元收購。

Mobileye 於 2003 年獲得 1500 萬美元 A 輪投資,投資機構主要來自以色列,包括 Colmobil Group、FIBI Holding、Solid Investment Bank 等,其中 Colmobil 是唯一一家在 Mobileye 上市後、沒有出售過股票的投資機構,這樣它一直持有的 7.2% 股權在 Mobileye 被收購時、價值達到 10 億美元,獲得超過 100 倍的巨額回報。

15、中芯國際(SMIC)

2002 年美國投資機構 NEA 投資中芯國際 9000 萬美元、在 2003 年又投資了 3000 萬美元,這筆總計 1.2 億美元的投資,不到 2 年的時間、在中芯國際 2004 年 IPO 上市當日帶來了超過 10 倍的回報。

16、美圖

美圖秀秀 2016 年在香港上市、募資 6.3 億美元、IPO 當日市值 49 億美元,創造了當年港股科技公司最大 IPO。這對其 A 輪投資機構創新工場而言,帶去了超過 40 倍的回報。

17、Zynga

Zynga 在 2011 年以 70 億美元的市值上市,創造了社交遊戲的歷史。這對於 Zynga 早期投資者 Union Square Ventures(USV)來說,是一筆巨大回報。在 Zynga 上市日、USV 獲得近 4 億美元的回報,回報倍數大概在 75 至 80 倍。

當時 USV 在 Twitter 的投資已經被驗證成功,他們認為社交網路的平台效應大有可為,Zynga 雖然成立沒到一年,但在 Facebook 上的用戶發展很快,USV 在 2008 年領投了其 20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沒過太久在 Zynga 的 2800 萬美元 B 輪融資時、USV 進一步追加投資。

18、Lending Club

美國借貸網站 Lending Club 於 2014 年上市、募資 8.7 億美元、市值達到 54 億美元。在 2007 年就投資了 A 輪的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Canaan Partners 等獲得超過 50 倍的回報。

當然,對第一次在沒有參與前幾輪融資、就直接投資 Lending Club 的 D 輪的 Union Square Ventures(USV)而言,這筆交易也有別有意義。畢竟對 USV 而言、偏好早期投資、並希望持有相當比例的股權。

19、Genentech

20、Stemcentrx

腫瘤領域的生物制葯公司 Stemcentrx 是另一家給風險投資人帶去巨額回報的公司。2016 年 4 月上市制葯公司 AbbVie 宣布 58 億美元收購 Stemcentrx,其中約 17 億美元歸屬於該公司的最大投資者 Founders Fund,後者累計投資了接近 2 億美元。

21、Workday

人力資源 SaaS 公司 Workday 在 2012 年 10 月上市時募資 6.37 億美元、IPO 當日市值 95 億美元、創造了自 Facebook 上市以來、科技公司最大 IPO 市值。對其早期投資方 Greylock Partners 而言,獲得超過 7 億美元的回報。

值得留意的是,Workday 是一家從成立日起就由 VC 驅動的公司,其聯合創始人及 CEO Aneel Bhusri 同時也是 Greylock Partners 的高級合夥人。他參與和見證了消費互聯網(To C)在美國的巨大變化,認為企業服務領域也將發生同樣的轉變,於是創辦了 Workday。

22、Rocket Internet

Rocket Internet 作為德國乃至歐洲最有名的創業公司孵化器,於 2014 年在德國法蘭克福交易所上市,募集了超過 20 億美元的資金、IPO 當日市值也達到 85 億美元,是當時德國最大科技公司 IPO。

Rocket Internet 由 Samwer 三兄弟在 2007 年創辦,被稱為克隆工場,借鑒大量國外現成的互聯網商業模式,這樣現金流比較好,不太需要融資。

直到後來有了更大的資本計劃,Rocket Internet 才在 2013 年進行第一輪融資,投資方包括 Access Instries、Holtzbrinck Ventures 和 Kinnevik AB,融資 5 億美元、出讓 24% 股權、估值接近 21 億美元,按照 2014 年 IPO 計算、有 4-5 倍的回報,在不到 1 年的時間內就實現這樣的成績,確實是比不錯的投資。

23、趣店

趣店是中國這波互聯網金融創業浪潮的典型公司,雖然現在說這家公司成功、還為時尚早,但對投資機構而言、卻是一筆好買賣。

趣店很好的融合了創業熱點、快速融資、關鍵戰略合作夥伴,於是在創立不到 4 年的時間里就上市,2017 年 10 月 IPO 募資 9 億美元、市值超過 110 億美元,其早期投資機構藍馳獲利頗豐,從 A 輪一直追投最後一輪的源碼資本、戰略入股並且給予很大流量及資源的螞蟻金服同樣獲得不錯的回報。

24、Acerta Pharma

抗癌葯生物技術公司 Acerta Pharma 在 2015 年被制葯巨頭阿斯利康 (Astra Zeneca)40 億美元收購 55% 的股份,帶來了 2015 當年生物制葯領域的最大退出案例。

Acerta Pharma 在 2013 年成立,旨在為癌症患者提供新的靶向療法,其融資很快、沒有新聞稿披露,直到 2015 年被收購才有更多投資細節,顯然該公司被收購,對於其 A 輪機構投資者 BioGeneration Ventures、Brabant Development Agency、Frazier Healthcare、OrbiMed Advisors 以及 B 輪投資者 T. Rowe Price 而言,都是一個非常好回報的退出。

25、Nexon

韓國游戲巨頭 Nexon 於 2011 年 12 月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12 億美元的市值創造了當年日韓游戲行業最大的退出項目。

Nexon 早在 1994 年就成立了,但直到 2005 年才有了第一輪融資、也是該公司擬唯一一輪已知的風險融資,由 SoftBank Ventures Korea、Insight Venture Partners 聯合投資,顯然 Nexon 在 2011 年的上市、給這 2 家投資機構帶去了巨額回報。

26、Zalando

德國電商平台 Zalando 於 2014 年 10 月在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上市、市值達到 68 億美元,是其投資人 Rocket Internet 投資組合中回報最大的一筆投資。

Zalando 在 2008 年成立,很快就在當年被 Rocket Internet 投資、並逐步獲得了大多數股權進行了控股。隨後 Zalando 在德國、奧地利等地區業績快速增長,2010 年 8 月就獲得 4.84 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包括 Holtzbrinck Ventures、Kinnevik AB、Tengelmann 等,這輪融資後 Rocket Internet 仍持有 59% 股份。

後來 DST、JPMorgan Chase 等不斷投資,Rocket Internet 賣出了一部分老股,在 Zalando 上市時、Rocket Internet 仍持有 17% 的股份,可想回報多大。

27、神州優車

神州優車和趣店一樣,融合了創業風口(共享租車)、快速融資並掛牌(成立不到 2 年)、關鍵戰略合作夥伴(脫胎於神州租車),典型的資本游戲背後帶來了很大的資本回報。

神州租車在 2015 年 1 月正式發布神州專車業務、成立神州優車,半年後獲得 2.5 億美元 A 輪投資、估值 12.5 億美元,其中神州租車出資 1.25 億美元、另外 1.25 億美元來自於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聯想控股;3 個月後又獲得 5.5 億美元的 B 輪投資、估值 35.5 億美元;2016 年 7 月神州優車掛牌新三板,估值 55 億美元。

神州優車趕上滴滴出行、Uber 中國的出行大戰,獲得融資紅利,不僅對於神州租車而言回報頗大,對於華平投資、聯想控股也是如此。

28、Webvan

生鮮電商 Webvan 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作為互聯網泡沫危機的失敗案例來進行介紹的,事實上,從 VC 投資角度來看,Webvan 算是一筆成功的投資。

Webvan 成立於 1996 年,在 1999 年上市募資 4 億美元、市值達到 79 億美元,上市當天股票上漲 65%,對其背後的投資機構 Sequoia Capital、Benchmark、Softbank 而言,是個不錯的成績。

早在 1997 年 Sequoia Capital、Benchmark 投資了 1050 萬美元的 A 輪、1998 年 Softbank 領投 3500 萬美元的 B 輪,1 年後公司就 IPO 上市,算是不錯的成績。不過後來 Webvan 趕上互聯網泡沫危機、再加上擴張和燒錢、最終在 2001 年就破產,確實噓唏不已。

29、Qualtrics

美國 SaaS 公司 Qualtrics 於 2018 年 11 月被 SAP 斥資 80 億美元現金收購,這是有史以來 VC 支持的 SaaS 軟體公司的最大收購交易。

Qualtrics 成立於 2002 年,由 Smith 兄弟和他們的父親共同創辦,從家裡的地下室開始,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是自我造血、經營產品獲得收入,並且還拒絕投融資。

在 2012 年該公司營收 5000 萬美元時,就拒絕了一筆 5 億美元的收購。不過也正是那次拒絕、讓 Ryan Smith 決心做一家有董事會規范化運營的優秀科技公司,於是在 2012 年接受了 Sequoia Capital、Accel 合計 70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並在 2014 獲得 Insight Venture Partners 領投的 1.4 億美元 B 輪、2017 年又融了 1.8 億美元 C 輪,並在 2018 年提交了 S-1 准備獨立 IPO,不過最終還是接受了 SAP 80 億美元的收購,其背後有限的幾家投資機構獲得巨額回報。

30、Mercari

日本二手交易平台 Mercari 在 2018 年 6 月上市、創造日本當年最大規模 IPO、募資 12 億美元、收盤市值達到 74 億美元。這意味著其早期投資機構 United Inc 的回報超過 130 倍,早在 2013 年,United Inc 作為唯一的投資方在 A 輪投資了 300 萬美元,5 年後這筆投資超過了 4 億美元。

31、蔚來汽車

32、美團點評

美團點評 2018 年 9 月在香港上市,募資 42 億美元、IPO 當日市值 550 億美元,對於紅杉資本而言手裡持有的股票市值達到 49 億美元、回報也超過 12 倍。

紅杉中國(Sequoia Capital China)在 2010 年美團剛成立時就不斷投資美團、並持續加註累計投了超過 4 億美元;同時紅杉還是大眾點評的早期投資方,在 2015 年雙方的合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33、小米

小米 2018 年 7 月在香港上市,募資 60 億美元、市值達到 540 億美元,最大的贏家當屬 8 年陪跑小米的晨興資本,整體回報超過 40 倍,如果用 A 輪的 500 萬美元計算、則是高達 866 倍的回報。

34、拼多多

拼多多 2018 年 7 月在美國上市,募資 16 億美元、市值接近 300 億美元,成立僅僅 3 年的拼多多、背後的投資人得到了很高、很快的回報。

35、餓了么

餓了么在 2018 年 4 月被阿里巴巴 95 億美元現金收購,在創造當年本地生活領域最大並購交易額的同時,餓了么背後的投資人金沙江、紅杉資本、經緯中國等都得到了很大的回報、而且是現金的回報。要知道餓了么投資人朱嘯虎認為這可能是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一筆全現金收購。

36、Adyen

荷蘭支付科技公司 Adyen 於 2018 年 6

『叄』 源碼資本曹毅

一草源資本的創始合夥人

投資期限:15年。

投資:100元,代表項目有位元組跳動、美團點評、鏈家集團、趣店集團、易九皮、美利聯合/蘑菇街、自如、車和家、牛電科技、回收寶、Zenjoy、Bluepay等

2018年春天,有投資圈奧斯卡之稱的福布斯「全球最佳風險投資人」榜單出爐。人們注意到了榜單上的兩個人物:排名第一的紅杉資本全球管理合夥人沈南鵬,以及出生於1984年的源碼資本最年輕的3354創始合夥人一草。

自2014年一草離開紅杉中國創立source capital以來,人們一直將他描述為「最像拍鄭沈南鵬的年輕投資者」。他們的共同特點包括對賽道的判斷准確,出手迅速,在同組投資人中表現突出。

但現在不是討論一草有多少沈南鵬影子的時候。

評價一隻從老牌基金分化出來的新基金能否存活,創投行業有自己的標准:看第三隻基金能否募集到。

源基金一期和基金二期開始初見成效,募集到2.6億美元基金三期和16億人民幣基金三期。「活下來」應該沒有問襲李頌題。於是,新的問題出現了:進入「成熟階段」的源代碼如何面對自己的新挑戰?

「以前我們一直在為生存而奮斗,現在可以稍微喘口氣,抬頭看看天;之前被眼前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現在,我可以花更多的時間考慮一些相對長期的事情。」交談中,一草不時像「超級CPU」一樣思考。「數據、演算法、算力」是他不斷提到的關鍵詞。他要想趕上機構化的潮流,甚至成為行業的龍頭,就必須升級自己的系統。

從「自我實現」到在線學習

當他2004年加入公司時,一草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抑鬱。當時VC行業基礎設施比較差,互聯網行業處於千年泡沫破滅後的復甦初期。紅杉資本、北極光等風投相繼成立。

一草在台灣基金C Squared Capital獲得了P2P流媒體技術投資分析師的實習機會。這期間,他收獲了很多。在此期間,他結識了搜狗CEO王小川、PPS創始人雷亮、張洪宇等。為他日後進入聯創策源積累人脈。

但這段經歷也有一些遺憾,如行業內缺乏可追溯的記錄,同行間交流太少,方法的探索全靠「自我實現」。一草只能抓住一切機會跟著老闆和其他同事去開會,觀察他們如何找項目、做研究、做判斷。

現在每個月都有源代碼內部的方法論培訓,讓年輕人各方面「看得見、看得清、投得進去、幫得上忙」。

一草認為,一家公司的最終價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擁有什麼樣的人脈和質量,以及它擁有多少獨家的、有價值的數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數據。他想做的是用相對較低的成本升級這些數據線,讓大家一起「上線」,不斷積累數據,直到形成一個足夠大家依靠的資料庫

數據的積累有兩種方式:內部和擾氏外部。

在內部,源資本建立了一套規則清晰、要求嚴格的記錄體系,從投資人開始接觸項目到最終投資決策,可以摸清每個項目的來龍去脈。

一草本人也受益於這種記錄方法。2007年加入聯創策源之前,王小川帶他去見了聯創策源的創始合夥人馮波。在離開之前,他給馮博寫了一封郵件,這封郵件對他得到這份工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郵件中有一份兩頁的文檔,描述了他在實習期間看到的20個互聯網和P2P流媒體項目的判斷。

後來,這個工作方法被寫進了源代碼工作流。「記錄這件事仍然很重要,這有利於以後恢復工作,」一草說。

比如源碼2016年投入大量資源討論是否投資OFO,最後決定放棄。系統如實記錄了原因:單車共享的商業模式防禦性不夠,更適合成為AT、美團等更大的聚合體的一部分,而不是獨立發展。但大集團的買家有限,所以項目估值上升的空間有限。該項目估值約為3億美元,因此可以時尚地進入市場。如果超過5億美元,投資價值就比較小了。

對外,源資本創立時的重要出發點是建立核心圈。一草希望通過「代碼俱樂部」將成功的企業家聚集成一個圈子,並利用人脈撬動新的機會。

2014年8月,源資本成立。王興、張一鳴各投資500萬美元,與姚勁波、李想、李一男等數十位LP一起,聚集在一草周圍,形成了源代碼的圈子影響力。

不久前,一草舉辦了一場35人的晚宴。參會人員來自源碼投資部、美團投資部、頭條投資部、鏈家投資部。席間,大家互通有無,聊到了新的行業知識,新的投資思維。一草稱之為「在線學習」。

久批CEO王超成就得益於這種「在線學習」。每次代碼會議,王朝成都都會抽空參加。對於創業者來說,一方面,王朝成通過碼會與美團業務線負責人甚至王興進行深度溝通,達成戰略合作。另一方面,王超成也在代碼會上與其他創業者有了更深入的跨界交流。

讓每個CPU都有意識地優化自己的計算能力。

「提供相關工具和方法,增加基礎數據輸入,實現迭代演算法,提升計算能力」,一草總結了自己的投資方法論。這種話語體系是他在清華計算機系2002級學生、水木清華「未來之路」BBS副理事長時積累的。

他認為投資者認知提升有三個要素:數據、演算法、計算能力、人工智慧。數據是廣義的,演算法是指形成決策的思維方法論,計算能力是指人的腦力和體力。

一草把自己比作中央處理器。現在,源都大約有60個「CPU」。這些CPU 80%的計算能力用於自計算迭代,20%用於「在線」學習,提高了系統內的計算能力,從而讓大家的效率越來越高,時間分配越來越合理,狀態越來越穩定。

一草花了很多時間優化系統演算法。例如,在線學習的重要性

場合周例會,開會的機制就在持續迭代。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提交項目?提交之後,每個項目用多長時間討論最為合理?周例會30分鍾,形式改進的核心命題就是如何把60個人在這30分鍾里共15小時的算力充分利用起來。

早先,周例會對投資人提交的項目數量做出了限制。每個投資人每兩周最多提交一個項目。去年下半年開始,數量上的限制放開了,配額挪到了發言時間上,每人每季度累計可發言250分鍾,有分析師專門負責按計時器。

到了今年年初,規則調整為,投資人考核以年為時間跨度,看一年裡提交項目的過會成功率,比如一年只提交四個項目,四個項目都過會了,對組織資源的佔用要遠小於頻繁提交無法過會的項目,更符合曹毅設想的「算力最優」。

盡管這種「優化算力」的做法起初給投資經理帶來不小壓力,但它有顯而易見的好處,其中之一是逼迫每個「CPU」都不斷提升自己的「算力」,提前做好功課,把組織資源用在刀刃上。這正是曹毅得意的部分。

擴充合夥人補齊短板

對「系統」源碼來說,演算法、算力的提升還有另一個關鍵因素——新合夥人的加入。

源碼成立時,合夥人只有曹毅一人。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處,比如初期能夠相對高效地定義公司文化、投資策略、投後風格。

但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壓力和誘惑。一言堂的問題怎麼解決?自己狀態不好的時候、頭腦發熱的時候,誰來制衡你?這是壓力的部分。誘惑則是,多一個合夥人,基金規模或許可以更大一點。

前兩年,曹毅頻繁被LP問及這個問題,他的回答是好的合夥人團體可遇不可求,不要因為短期要證明什麼給LP看,就為發展埋下隱患。

比如,從Pre-A輪開始,VIPKID的連續三輪融資曹毅都有接觸,每次他都覺得很好,但又都「差了一點開槍的勇氣」。事後,曹毅總結原因,教育不是自己和源碼當時的團隊所擅長的主賽道,對賽道投入濃度不夠,導致遲遲無法下決定。

基於對教育、醫療等行業發展的判斷,曹毅做出了擴充源碼合夥人隊伍的決定。2017年下半年,繼前金山CEO張宏江博士加盟投資合夥人後,前經緯中國董事總經理黃雲剛也加入源碼,擔任合夥人。黃雲剛擅長的領域包括移動互聯網、交易平台類、企業服務和在線教育,和曹毅互補。

作為管理者,曹毅正在褪去青澀。源碼成立不久時,源碼資本投資部副總裁張星辰想知道曹毅對自己的評價,看看怎麼更好地工作,就主動問了曹毅。當時曹毅臉一紅,沒能立刻接上話來,答復說「這我回去想想再告訴你」。現在,面對這樣的問題,曹毅已經游刃有餘。

在王朝成看來,曹毅溫和但堅決捍衛原則。有一次,另外一家投資機構希望能夠看一下源碼資本對易久批的研究報告,曹毅果斷回復,「不行,這是源碼資本的核心資產,不會分享,對不起」。

從更長時間維度思考問題

經歷過VC行業的寂靜期、高歌猛進期以及如今的回歸理性,曹毅對VC的機構化也有更深的理解。

在曹毅看來,以被投企業在所處賽道中的位置評判,基金要做到賽道里的前三名,自身存在才有價值。

「如果去做大家都在扎堆做的事情,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沒什麼參與感。但如果能夠成為某個行業的先行者,定義它的邏輯,摸索它的價值,事情就會有意思很多」,曹毅說。

2015年,曹毅入行11年,感到自己有了一點餘力,才開始摸索源碼投資的大框架。到2016年,確立了源碼在九大垂直領域的頂端使用層里所尋找、期待的機會。

在篩選項目時,該如何迭代自己的演算法?如何迭代投資基因中的價值觀問題?

他明確了做投資的一個願景是讓人們生活得更好,在需求與供給上如何進行更好的配置。他也承認,「每件事都有硬幣的兩面,要做更全面評估,對社會好的方面多於不夠理想的地方時,要彌補短板,讓對社會好的方面越來越放大」。

趣店上市後,破發、市值下跌,對此,曹毅在與其他創業者分享時說,「這就是投資的一部分,你要去接納它,沒什麼」。

他依然堅定長期看好整體賽道:互聯網金融的價值在於以科技化、普惠化的方式持續推進金融行業的發展,把金融機構里的錢引到毛細血管里去,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最近,他也給羅敏和幾位互聯網金融領域的被投企業CEO提了些建議:要有耐心,要做得更深、更重、更慢一些。

有耐心,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上去思考問題,也是曹毅對自己和源碼的期待。以前,王興問他如何思考創投行業五年後的局面。被迫思考長期問題對年輕投資人來說是件痛苦事,但曹毅確實從中受益。

同題問答

VC行業經歷高歌猛進期以後,如今已經回歸理性,未來怎麼做才能把握機會?

曹毅:以前這個行業經歷了大爆發,但單槍匹馬、蜻蜓點水、閑雲野鶴也能賺大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可能還會有一些專注於垂直領域的手藝者能夠獲取不錯的回報,但對大部分機構來說,要求發展,就必須有所突破。VC從手工作坊到機器生產、從游擊隊到集團軍作戰的趨勢,要求機構在募投管退各個環節上的功能都要比較強,基金品牌也要不錯。只有這樣才能吸引到好的資金,只有好的資金能幫助你選到好的項目、吸引好的人才,建立起行業關系網路。

你怎麼看待源碼的文化?

曹毅:源碼成立時,我為期望擁有的文化寫下了幾個關鍵詞:自驅、求真、極致、開放、好奇。每個人都要自我驅動把事情做好,而不是等待組織設計的要求和標准壓到頭上再行動。現在,通過演算法升級,我感覺到這種文化上的統一感正在形成。

相關問答:

『肆』 騰訊QQ和360大戰的事情經過

近日360與騰訊之爭在網上炒的沸沸揚揚的,但廣大網友可能不明白,這其實不是360與騰訊之爭,而是中國全體IT界在與騰訊乾的一場反壟斷、反山寨、反掠奪的戰爭。360以及多數網站,包括騰訊,其實走的都是免費+增值服務或廣告費的盈利模式,不同的是,大多數網站是術有專攻,做殺毒的就做殺毒(360、金山。。。)、做影視的就做影視(PPLIVE、PPS、迅雷。。)、做棋牌的就做棋牌(聯眾。。),而騰訊不同,它利用自己在QQ客戶端高安裝率的壟斷地位,什麼都做,更惡劣的是,它沒有創新,從始至終都是山寨。當一個項目別人從創意到實施到培養用戶習慣都做到位了以後,騰訊就開始山寨,將別人的勞動果實據為己有,使別人付出的心血及投資化為烏有,這是最惡劣的行為,是也最受廣大IT界人士所詬病的。大家想想,現在在騰訊玩棋牌游戲的,是不是多數都是從聯眾過來的?看QQ直播的,是不是都是從PPS、PPLIVE過來的?種菜偷菜的是不是都是從人人、開心過來的?大家回頭再看看,當初給你們帶來驚喜、歡樂的這些網站,要麼不存在了,要麼沒有進一步的投入而殘喘。這就是騰訊的山寨文化,它山寨別人,確實給Q友們帶來了方便,直接在QQ面板上就能啟動相應服務,再不用輸網址、登陸等等操作,但給廣大Q有帶來方便的同時,它也在扼殺別人的創新、創意和創業精神。

互聯網本應是一個多姿多彩的世界,但如果這樣讓騰訊幹下去,以後互聯網的創新意識將逐漸被騰訊扼殺,將沒有人或者機構給中小IT公司提供資金助其發展,多彩的互聯網將變為黑白,以後大家只能用QQ提供的收費服務了。也許大家會說,騰訊實力那麼強,他也可以搞創新啊?呵呵,騰訊從骨子裡就是山寨文化,從它誕生開始就是,靠他們的山寨腦袋能有創新,簡直是笑話,他們只有收費手段的創新而已。

看了網上網友對該事件的評論,對雙方評價基本上是對半開,但在IT界,我想應該基本上是一邊倒的,沒有幾個會支持騰訊,也就是說馬化騰在IT界基本上是孤家寡人,前面有網友說「怎麼各大網站都是騰訊的負面新聞」就說明了問題。現在搜狐的張朝陽已經站出來公開支持360了,其他的IT界大佬暫時還沒露面,但可以看出來都在背後以行動默默的支持360。騰訊在中國的IT界是一大鱷,無論是資金、用戶資源還是政府關系方面,暫時沒有一家IT公司能夠直接對抗,所以多數IT界精英都選擇是沉默,最多是暗中支持360,只有360的周鴻禕是個真漢子,敢於直面騰訊,我想這也是被騰訊逼急了,他不願再沉默中滅亡,而是選擇是反抗。

目前騰訊所擁有的業務中,除了搜索和網購業務無法和BAIDU和淘寶(阿里巴巴)抗衡外,其他業務對手基本上都被騰訊絞殺了,而網路和淘寶能夠對抗騰訊的進攻,除了他們的實力不俗的原因外,有沒有其他原因呢?我們從網路、淘寶和騰訊這三家公司的股份結構可以看出,這三家公司都有IDG、高盛等國外風投的影子,也就是說,這三家公司基本上都有共同的股東,這也說明了為什麼這三家公司能相安無事了,所以騰訊其實一直在干著絞殺國內IT創業人士的勾當,是一個十足地漢奸公司。現在的國內IT界,成了這種現象,有了創意也不敢創業,創業本身就有風險,做不好是死,做好了呢?呵呵,如果被騰訊盯上,也是死,而且死的更冤。當初聯眾的創始人說過,他今後只投資騰訊不能乾的項目,他也算是一個在IT界成功創業的典範,如今確躲著騰訊走,真是悲哀啊。是啊,現在的有錢人寧可去炒房、炒綠豆、炒大蒜,也沒人敢給IT創業人士投資,長此以往,中國互聯網必死。

前段時間胡總到騰訊總部視察,對騰訊評價很高,講話內容別的我沒記住,只記住襲前腔了一個詞「創新的企業」,聽到這個詞我笑了,呵呵,英明的胡總啊,你趕快把給您寫發言稿的傢伙拉出去槍斃吧,這不是讓您老人家在全國人民面前鬧笑話嗎,哎。

其實騰訊完全可以做的更好,完全可以拍衫做一個負責任的大公司,完全可以採用收購、入股、接入合作的方式,做到雙方共贏,即發揮了自己的優勢,也達到了自己的悔轎目的,同時也能保持互聯網的創新和創業積極性,使更多資金投入中小IT創業公司,這樣,不但能夠保持互聯網的多樣性,而且能創造更多的工作崗位,更大的社會效益。但是騰訊很令人失望,這裡面也許有國外風投為了利益對其的施壓原因,使他不顧民族大義,毅然走上了為幫主子實現利益最大化而絞殺國內IT同行的不歸路。

那些為騰訊搖旗吶喊的網友們,殊不知,你們其實是在培養下一個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動。但中石油、中石化起碼還是中國的公司,起碼能保證我們的石油和通訊需求,但當騰訊真的壟斷了互聯網,當互聯網沒有了創新,廣大網友還能這么滋潤嗎?IT界還能提供那麼多的工作崗位嗎?資本都是血腥的,當國外投資機構在騰訊身上賺的盆滿缽溢的時候,才不管你中國的互聯網是生是死,才不管你中國的IT界有多少人失業。

難道騰訊你就甘願為了主子的最大利益,不顧民族大義,將中國的IT業絞殺到底嗎?

『伍』 什麼是IPFS

IPFS是一種點對點的分布式文件系統,致力於取代HTTP。
IPFS和HTTP之間的區別

A. 安全性:HTTP屬於中心化的,所有流量直接搭載在中心化的伺服器上,承載的壓力極大,容易造成系統崩潰,HTTP還容易遭受DDOS攻擊;IPFS的存儲方式是去中心化的分片的分布式存儲,黑客無法攻擊,文件不易丟失,安全有保障。

B. 效率:HTTP依賴中心化服務網路,伺服器容易被關閉,伺服器上文件也容易被刪除,伺服器需要24小時開機;IPFS採用P2P網路拓撲,全網域的計算機都可以成為存儲節點,就近分布式存儲大大提高了網路效率。

C. 成本:HTTP中心化伺服器運行,需要較高的維護運行成本,中心化資料庫一旦遭受DDOS攻擊,或遭受不可抗力損害,所有數據將全部丟失;IPFS極大的降低伺服器存儲成本,也降低了伺服器的帶寬成本。

D. HTTP的客戶網路訪問絕大部分不是本地化的,有網路延遲,IPFS可以極大的加快網路訪問速度,網路訪問本地化,體驗感會明顯提升。

想了解更多IPFS相關訊息請關注我們的網站。IPFS原力區

『陸』 圈外同學拿了多少投資

圈外同學是一家成立於2015年的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主要業務涵蓋在線教育、財富管理、社區電商等領域。截至2021年初,圈外同學已經完成了數輪融資,累計獲得約18億元賀拆搭人民幣的投資。
最早的一輪融資是在2015年底進行的Pre-A輪,由創新工場領投,獲得了約1億元人民幣的投資。2016年,圈外同學完成了A輪融資,由華平投資領投,獲得了約3億元人民幣御消的投資。2017年,進行了B輪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和華平投資聯合領投,獲得了約5億元人民幣的投資。2018年,完成了C輪融資,由高瓴資本和紅杉資本中國聯合領投,獲得了約7億元人民幣的投資。
除了以禪拿上幾輪融資,圈外同學還在2019年進行了Pre-IPO融資,獲得了約2億元人民幣的投資。目前,圈外同學已經成為了一家估值超過50億元人民幣的獨角獸公司。
綜上所述,圈外同學已經累計獲得了超過18億元人民幣的投資。

『柒』 現在,又一家新茶飲巨頭融資:這對夫婦做到130億

新年伊始,茶飲圈再度掀起波瀾——奈雪的茶又融資了。


1月1日,投資界從奈雪的茶方面確認,其已於日前完成了C輪1億多美金的融資,領投方為太盟投資集團(PAG)。至此,奈雪的茶完成自成立以來的第5輪融資,更是罕見地在寒冷冬天斬獲又一輪融資。


奈雪的茶背後是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2015年,80後彭心與70後趙林夫妻倆正式創辦了奈雪的茶,並在2018年A+輪融資後,一躍成為新式茶飲獨角獸,估值60億元。如今三年過去,奈雪的茶估值又漲了一倍——據彭博社消息,本輪融資後,其估值將接近20億美元(約130億人民幣)。


「繼2020年完美日記、泡泡瑪特等消費公司IPO大爆發後,進入2021年,新式茶飲上市潮即將殺到。」一位一級市場投資人判斷,喜茶和奈雪的茶都在爭奪第一股。在這些耳熟能詳的茶飲品牌——喜茶、奈雪的茶、茶顏悅色等等的背後,是聶雲宸、彭心趙林夫婦、呂良等年輕創始人的集體登場。


傳估值高達130億元

奈雪宣布新一輪融資,知名PE入局


2021年新茶飲的第一筆融資,花落奈雪的茶。


1月1日,投資界從奈雪的茶方面確認,其已於日前完成了C輪1億多美金的融資,領投方為太盟投資集團(PAG)。這是太盟投資集第一次投資國內茶飲品牌,過去數年間,這家知名亞洲PE多投資於金融、 科技 類公司。


奈雪的茶表示,公司將加大產品研發上的投入,並將持續深耕供應鏈及數字化建設,為廣大消費者提供更優質的產品和體驗。奈雪還將攜手權威機構推動新式茶飲行業標準的建立。


奈雪的茶曾是中國新式茶飲行業的首個獨角獸。 早在2018年,奈雪的茶完成了天圖投資數億元A+輪融資,此輪投後估值達 60 億元,成為名副其實的獨角獸。


這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奈雪的茶曾經拒絕過來自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的投資。「當時奈雪的茶第一家門店開業,她一個下午來喝了6杯茶,問我們缺不缺錢,我們說不缺。」彭心在一次采訪中透露。


之所以最初的幾輪融資都選擇了天圖投資,彭心表示是天圖投資安排的一場培訓打動了他們。「天圖投資管理合夥人馮衛東專門給我們講了一堂關於天圖對消費品領域的所有分析、對我們行業的報告,以及他們對星巴克的全部研究、對於我們群體的研究,還有就是他們判斷消費升級的一些模型,我們覺得這個是很有思考力的。」另一方面,天圖投資還滿足彭心與趙林不接受對賭,不接受計劃性的要求。


而奈雪的茶這筆 A+輪融資,更是只用了一頓午飯的時間便搞定了 。「我們和天圖投資VC基金管理合夥人潘攀吃了個午飯,說了今年的發展規劃,想再拿一筆糧草,他就問我缺多少錢,他全要了。」彭心曾回憶。


此後兩年間,奈雪的茶一直沒有再獲融資,其老對手喜茶也在融資上陷入沉寂。直到2020年,奈雪的茶完成新一輪融資,領投方為深創投。據彭博社消息,奈雪的茶最新估值已達到近20億美金,約合130億人民幣。


自2020年以來,有關於奈雪的茶的IPO傳聞一直沒有間斷過。2020年年初就有消息稱,奈雪的茶計劃於當年年內在美國完成上市,並計劃融資4億美元。2020年7月,原瑞幸咖啡首席技術官何剛加盟奈雪,任CTO一職。當時曾有消息稱,奈雪此時引入何剛或因其正醞釀上市;9月又有報道稱,奈雪把計劃上市地點由美國轉向香港,並計劃於2021年底之前在香港上市。不過,奈雪的茶始終對外回復「沒有上市計劃」。


茶飲獨角獸誕生記:

始於一次相親,夫妻開出500家店


在奈雪的茶背後,是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


2010年畢業於江西 財經 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的80後彭心,最初是在一家上市IT公司做品牌總監,但與很多女孩一樣,彭心的內心中也有一個「烘焙夢」。


2012年12月,彭心選擇辭職創業。一開始,她自擬了一份商業計劃書,主打飲品、烘焙,兼做教學,卻一直苦於找不到合作夥伴。「這份方案現在回看起來很幼稚、很外行,想做的東西太多了,又沒有經驗和資源。」彭心曾回憶。


直到遇見趙林。2013年3月,在一個朋友的引薦下,彭心見到了當時已在餐飲界打拚多年的趙林。面對趙林這位餐飲界的前輩,彭心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圍繞自己的創業夢侃侃而談。熟不知, 趙林是抱著相親的目的前來,不是以相親為目的的社交活動在這之前都被他推掉了。


對於二人的初次相遇,趙林在一次演講中回憶道:「我當時看完她的計劃書以後,覺得這個女孩很有想法,但我心裡也很清楚這個項目很難成功,沒有經驗是最大的短板。」於是,趙林給出了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彭心成為他的女朋友。「她說可以啊!我說你是認真的嗎?她說是的!從此以後,我們倆就每天在一起了,三個月之後我們就領證結婚了。」


很快,趙林便與彭心將創業夢付諸實踐,在2014年注冊了「奈雪的茶」這一商標。


之所以品牌叫做「奈雪」,是源自於彭心的網名,「看到這個名字,有人會聯想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在泡茶,有人會想到漫天的飄雪……總之,我們希望每個看到這個名字的人,都能聯想到到美好的事物。」


在一年多的籌備過程中,趙林、彭心遇到最大的問題是選址。奈雪的茶門店面積均定位在200 以上,這在界內並不多見。彭心曾透露:「在當時,沒有購物中心願意將大面積攤位給一個茶飲品牌,所以我們找位置耗費了大半年。」


2015年11月,奈雪的茶首店——深圳卓越世紀店開業,緊接著一個月內,歡樂海岸店、華強北九方店也陸續開業。由於是白手起家,為了一口氣能開三家店, 趙林與彭心甚至還將房子抵押給了銀行。


如此激進的想法,現在來看趙林與彭心似乎是賭對了。憑借創新的「茶+軟歐包」雙產品線模式,奈雪的茶走上了火速擴張之路。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 奈雪的茶已布局全國70個城市,開設近500家直營門店 。2020年11月,奈雪的茶還在深圳開出了全新店型「奈雪PRO」,這是繼奈雪的茶、奈雪酒屋、奈雪夢工廠之後的第4類店型。


不僅如此,一直將星巴克視為行業標桿的奈雪的茶,也悄悄上線了7款咖啡,大有發力咖啡賽道之勢。或許在未來,我們將看到這一新式茶飲獨角獸將與咖啡巨頭在正面戰場相遇。


新一代創始人集體登場

2021年,新茶飲上市潮來了


中國新茶飲悄悄來至下半場,背後掌門人走到前台。在這些耳熟能詳的茶飲品牌——喜茶、奈雪的茶、茶顏悅色、蜜雪冰城等等的背後,是聶雲宸、彭心趙林夫婦、呂良等年輕創始人的集體登場。


奈雪的茶最要緊的對手—— 喜茶,掌舵人是一名90後。 1991年,聶雲宸在江西出生,後跟隨父母來到廣東江門。在2010年大學順利畢業後,19歲的聶雲宸開始創業,在廣州開了一家手機店,手機生意並不好做,2012年,聶雲宸開了一家名為皇茶的店,做起了奶茶生意。


2016年,聶雲宸將其創辦的皇茶更名為喜茶,並獲得由IDG資本和天使投資人何伯權的1億元融資,中國新茶飲的故事由此開始了。自此,聶雲宸就帶領喜茶一路狂奔,並雲集了一眾風投機構。2020年8月,喜茶創始人聶雲宸以身家40.92億元列居深圳創富的第81位,成為當中最年輕的一位。在此之前,喜茶拿到高瓴資本和Coatue Management聯合領投的C輪融資,估值達到160億。


如今,新茶飲品牌第一股的爭奪戰悄然打響。2020年9月曾有報道稱,喜茶計劃於2021年底之前赴香港上市,預計融資4億美元至5億美元。業內普遍認為,去年3月的那一輪是喜茶IPO前最後一輪融資。早在2019年底,喜茶曾進行多項工商信息的變更,這一動作被外界解讀為IPO前的准備工作。


不過,另一個網紅品牌茶顏悅色走了不同的路。 茶顏悅色創始人呂良是一位80 後,和聶雲宸一樣經過了幾次創業,先後開過廣告公司、賣過爆米花、開過鹵味店。2013年的冬天,呂良在長沙創辦了茶飲品牌茶顏悅色,並開出了第一家店,蟄伏多年後,茶顏悅色已經成為與臭豆腐齊名的長沙 美食 新地標。2020年底,茶顏悅色剛剛走出湖南,反觀喜茶、奈雪的茶等,都已在向海外擴張。


茶顏悅色在成立之初就獲得了天圖的投資,此後投資方還包含順為資本、元生資本、源碼資本等。「茶顏悅色從去年開始,已經不見投資人了。」一位接近茶顏悅色的VC合夥人向投資界透露。換言之,VC/PE想投也投不進去了。


在茶飲圈裡,還有一個網紅品牌也不得不提,那就是蜜雪冰城。從1998年路邊的冷食小攤點,到2001年第一家20平米的小商店,再到如今以新鮮冰淇淋—茶飲為主的全國性連鎖機構, 河南人張紅超演繹了又一個草根逆襲的故事。


回顧2020年,中國消費品公司堪稱IPO大爆炸——既有農夫山泉、藍月亮等老牌公司上市,也有完美日記、泡泡瑪特等屬於年輕人的品牌敲鍾。進入2021年,狂奔多年的新式茶飲公司是時候邁向更高的舞台,正如眾多投資人所判斷那樣,「新式茶飲上市潮即將殺到」。

『捌』 2015年有哪些p2p平台獲得風投投資

樓主您好,永利寶發展至今,全行公認風控做的比較好,我們很自豪更自信

『玖』 中國的風投機構有哪些

中國風險投資發端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近幾年,隨著經濟持續穩定的高速增長和資本市場的逐步完善,國內風投市場呈現出強勁的增長態勢,投資於中國市場的高回報率使中國成為全球資本關注的戰略要地。國內知名風投機構(只列出了一部分,國內現在天使投資人和風投機構發展的都快):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IDG創業投資基金、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軟銀賽富投資顧問有限公司、聯想投資有限公司、鼎暉創業投資、蘭馨亞洲投資集團、深圳達晨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凱鵬華盈中國基金、德同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今日資本、達晨創投、創東方投資、深圳創新投、順為資本、毅達資本、松禾資本、君聯資本、浙商創投、東方富海、華睿投資、聯創永宣、天圖資本、元禾控股、富坤創投、同創偉業、華創資本、基石資本、湖北高投、高榕資本、啟賦資本、成都高投創投、領慶創投、達泰資本、魯信創投、東方匯富、啟迪創投、峰瑞資本、清源投資、復朴投資、TCL創投、高能資本、泰達科技投資、高特佳投資、天創資本、國金縱橫投資、亞商資本、厚持資本、盈富泰克、湖南高新創投集團、愉悅資本、金茂資本、源碼資本、久奕資本、浙科投資、科金控股、中國風投、昆仲資本、中興合創、朗瑪峰創投、鍾鼎創投

『拾』 投資(風投)排名前十的企業有哪些

真格羨缺基金、IDG資本、讓派敏經緯中國、紅杉資本(中國)、創東方、華創資本、梅花天坦枝使、險峰長青、源碼資本、順為資本。

熱點內容
燈光編程學習 發布:2023-10-02 09:44:11 瀏覽:922
手工編程也叫 發布:2023-10-02 09:22:33 瀏覽:162
mac解壓縮zip 發布:2023-10-02 09:00:37 瀏覽:269
我的世界伺服器備份 發布:2023-10-02 08:16:37 瀏覽:873
國慶源碼蛋 發布:2023-10-02 08:16:30 瀏覽:231
安卓手機系統下載了怎麼刪除 發布:2023-10-02 07:58:45 瀏覽:660
新浪雲上傳圖片 發布:2023-10-02 07:49:18 瀏覽:952
設置微信緩存位置設置 發布:2023-10-02 07:49:16 瀏覽:948
如何找到自己電腦的伺服器地址 發布:2023-10-02 07:42:53 瀏覽:618
winxp文件夾共享 發布:2023-10-02 07:31:24 瀏覽:684